李绩
李绩

李勣(jì)(594年—669年),原名徐世勣、李世勣,字懋功,曹州离狐(今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人。唐朝初期名将,与卫国公李靖并称。

李勣出身高平北祖上房徐氏,他早年投身瓦岗军,后随李密降唐。一生历事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三朝,深得朝廷信任和重任。他随唐太宗李世民平定四方,两击薛延陀,平定碛北。后又大破东突厥、高句丽,成为唐朝开疆拓土的主要战将之一。他出将入相,功勋卓著,被朝廷倚为干城,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历任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司空、太子太师等职,累封英国公。

总章二年(669年),李勣去世,年七十六。册赠太尉、扬州大都督,谥号“贞武”,陪葬昭陵。后配享高宗庙庭。

李勣兼通医学,曾参与编纂《唐本草》(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药典),并自撰《脉经》一卷,今已佚。

(概述图片来源)

基本信息
中文名
李勣 
字    号
字懋功 
别    名
徐世勣、李世勣、李英公、英贞武公 
出生地
曹州离狐 
官    职
同中书门下三品、太子太师等 
谥    号
贞武 
代表作和成就
代表作品
主要成就
破东突厥
灭高句丽
平定碛北
后世地位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贞观十七年(643年)二月二十八日,唐太宗命人画二十四功臣图于凌烟阁,李勣名列其中,位于第二十三名。

垂拱二年(686年)正月十一日,李勣与开府仪同三司张行成、扬州大都督许敬宗、尚书右仆射马周一同配享唐高宗庙廷。

开元十九年(731年),唐玄宗为表彰并祭祀历代名将,设置武成王庙。武成王庙以周朝开国丞相、军师吕尚(即姜子牙)为主祭,以汉朝留侯张良为配享,并以历代名将十人从之,“司空英国公李勣”便是其中之一。而同时代被列入“武庙十哲”的,只有卫国公李靖一人而已。

建中元年(780年)九月五日,唐德宗评定前代功臣,李勣等二十四人被定为第一等。十二月,朝廷敕:“国初以来将相功臣。名迹崇高。功效明著者。宜差次分为二等”(分上等和次等)。经过评定,李勣等三十四人被定为功臣上等。

宣和五年(1123年),宋室依照唐代惯例,为古代名将设庙,七十二位名将中亦包括李勣。在北宋年间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中,李勣亦位列其中。

主要成就

李勣李勣

瓦岗军时期:李勣于隋炀帝大业(605年—618年)末年参加翟让的瓦岗(今河南滑县东南)军。他劝说翟让抢夺运河财物。在王世充率军讨伐李密时,李勣以奇计多次大败王世充。他又建议李密攻取黎阳仓,使瓦岗军军力大振。守卫黎阳仓时,袭破围城的宇文化及,迫使其解围而去。

唐高祖时期:武德二年(619年),李勣以李密的领地归顺唐朝,仍任黎阳总管。在被窦建德俘虏后,李勣企图袭取窦建德、谋杀窦建德部将曹旦,后因密谋泄露而重新逃归长安。武德三年(620年)至武德七年(624年)间,李勣随秦王李世民击败宋金刚、击擒窦建德、平定王世充、大破刘黑闼及徐圆朗等人。又与赵郡王李孝恭、岭南道大使李靖等一同擒获辅公祏、平定江南。武德八年(625年),突厥入侵并州,李勣领军抵御。

唐太宗时期:贞观三年(629年),李勣与李靖等率军十余万,分道出击东突厥。次年,李靖在阴山之战中大破东突厥颉利可汗。颉利可汗战败后,被李勣阻拦,无法北逃。李勣最终俘获东突厥部五万余口后回师。武德九年(626年)至贞观十五年(641年)间,李勣在并州任职共十六年,令行禁止,颇为称职。贞观十五年(641年),李勣于诺真水(今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境内)大破薛延陀军,斩首三千余级,俘获五万余人及马一万五千匹。回师途中,又与州兵夹击叛乱的突厥思结部。贞观十九年(645年),李勣奉命进攻高句丽,连破盖牟、辽东、白岩等城,并参与安市城(今辽宁海城东南营城子)之战。次年,李勣乘薛延陀内乱之机,在郁督军山(又作乌德鞬山,即今蒙古国境内杭爱山东支)招抚伊特勿失可汗咄摩支等人。又纵兵击破薛延陀残部,彻底灭亡薛延陀政权。

唐高宗时期:乾封元年(666年),李勣任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再次出征高句丽。次年,李勣挥军直进,连取新城、南苏、木底、苍岩、扶余、辰夷等城。并与契苾何力等部合围平壤。九月,唐军攻克平壤,高句丽灭亡。

后世纪念

李勣碑李勣碑

李勣墓位于陕西省礼泉县东北约18公里的烟霞新村,处于昭陵(唐太宗陵寝)南侧。墓冢由3个高约6丈的锥形土堆组成,土堆下部合在一起,上部形成倒“品”字形的3个山头,象征阴山、铁山和乌德鞬山,以表彰他生前破突厥、薛延陀之战功。这座墓前有一遍石碑,高5.6米,碑座为1.2米巨龟形,碑首雕刻6条龙。居昭陵陪葬墓碑之冠。碑文由唐高宗李治亲自撰书。

李勣墓被盗掘多次,现今已被发掘出李勣佩带的鎏金剑鞘、三梁进德冠以及残壁画的飞天舞人等,都极其珍贵。昭陵陪葬墓的所有石碑、墓志(共50多件)集中于李勣墓,建立了昭陵博物馆。

个人作品

李勣李勣

李勣兼通医学,曾奉旨与许敬宗、孔志约、于志宁等编《新修本草》(又名《唐本草》、《英公本草》),有正文20卷、目录1卷,《药图》25卷、目录1卷,《图经》7卷。

《新修本草》是中国第一部由政府颁布的药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药典。它比公元1542年颁布的《纽伦堡药典》(欧洲最早的药典)早833年。《新修本草》内容丰富,取材精要,对世界医学领域中都起了很大作用。唐朝政府将其规定为医学生的必修课之一,对中国药物学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影响达300年之久。中国历代主要本草书籍如《蜀本草》、《开宝本草》、《证类本草》、《本草纲目》等,都贯穿着它的内容。此书后来也成为日本医学生的必修课本。并影响朝鲜等邻邦的医药发展。原书已佚,主要内容保存于后世诸家本草著作中。

除此之外,李勣还自撰《脉经》1卷,今已佚。

总评

李勣一生经历战阵无数,早在瓦岗寨时,他从李密征战,就为瓦岗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归唐后,又屡从唐太宗征讨,平王世充、灭窦建德、伐刘黑闼,为唐朝的建立立下了不朽功勋;后来在攻亡东突厥、平定薛延陀、击灭高句丽等重大军事战役中,都做出了重大贡献。

李勣每次指挥行军作战时,都筹划有度。临敌应变时,举止合乎机宜。与人一起谋划计策,能辨别它的好坏,听到别人一点好的计谋,便高兴地听从。他所得的赏物,大都分赐手下将士。作战取得胜利的时候,大多把功劳推让给部下,因此人都愿意为他效死力。他麾军所到之处,大都能破敌取胜。李勣去世后,众人没有不悲痛伤感的。

历代评价

李渊:徐世勣感德推功,实纯臣也。(《旧唐书》引)

李世民:①参经纶而方面,南定维扬,北清大漠,威振殊俗,勋书册府。(《旧唐书》引)②当今名将,唯李勣、道宗、万彻三人。李勣、道宗不能大胜,亦不大败;万彻,非大胜即大败。(《资治通鉴》引)③李靖、李勣二人,古之韩、白、卫、霍岂能及也!(《贞观政要》引)④隋炀帝劳百姓,筑长城以备突厥,卒无所益。朕唯置李世勣于晋阳而边尘不惊,其为长城,岂不壮哉!(《资治通鉴》引)⑤朕求群臣可托幼孤者,无以逾公,公往不负李密,岂负朕哉!(《资治通鉴》引)

李治:①勣奉上忠,事亲孝,历三朝未尝有过,性廉慎,不立产业。临危守义,类文聘之怀忠;建策承恩,同奉春(娄敬)之得姓。(《英贞武公李公碑》)②自李勣亡,遂无善将。(《新唐书》引)

贾言忠:李勣先朝旧臣,圣鉴所悉。……诸将夙夜小心,忘身忧国,莫过于李勣者。(《旧唐书》引)

魏元忠:李靖破突厥,侯君集灭高昌,苏定方开西域,李勣平辽东,虽奉国威灵,亦其才力所致。(《上高宗封事》)

柳芳:太宗定祸乱而房、杜不言功,王、魏善谏诤而房、杜让其贤,英、卫善将兵而房、杜行其道,理致太平,善归人主。为唐宗臣,宜哉!(《资治通鉴》引)

李勣题跋像李勣题跋像

常衮:武德贞观之间,有若魏徵、王珪、李靖、李勣、房玄龄、杜如晦等,扶翼大运,勤劳王家,尊主庇人,匪躬致命,咸有一德,格於皇天,缅然长怀,风烈犹在。(《大历五年大赦天下制》)

杜牧:周有齐太公,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诩、段颎,魏有司马懿,吴有周瑜,蜀有诸葛武侯,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李靖、李勣、裴行俭、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注孙子序》)

李绛:昔太宗之理天下也,房玄龄、杜如晦辅相圣德,魏徵、王珪规谏阙失,有温彦博、戴胄以弥缝政事,有李靖、李勣训整戎旅,故夷狄畏服,寰宇大安。(《陈时务疏》)

刘昫:①近代称为名将者,英、卫二公,诚烟阁之最。英公振彭、黥之迹,自拔草莽,常能以义藩身,与物无忤,遂得功名始终。贤哉,垂命之诫!……卫公将家子,绰有渭阳之风。临戎出师,凛然威断。位重能避,功成益谦。铭之鼎钟,何惭耿、邓。美哉!(《旧唐书》)②功以懋赏,震主则危。辞禄避位,除猜破疑。功定华夷,志怀忠义。白首平戎,贤哉英、卫。(《旧唐书》)

宋祁:唐兴,其名将曰英、卫,皆擢罪亡之余,遂能依乘风云,勒功帝籍。盖君臣之际,固有以感之,独推期运,非也。若靖阖门称疾,畏远权逼,功大而主不疑,虽古哲人,何以尚兹?勣之节,见于黎阳,故太宗勤勤于托孤,诚有为也。至以老臣辅少主,会房帷易夺,天子畏大臣,依违不专,委诚取决,惟议是听。勣乃私己畏祸,从而导之,武氏奋而唐之宗属几歼焉。及其孙,因民不忍,举兵覆宗,至掘冢而暴其骨。呜呼,不几一言而丧邦乎?惜其不通学术,昧夫临大节不可夺之谊,反与许、李同科,可不戒哉!世言靖精风角、鸟占、云祲、孤虚之术,为善用兵。是不然,特以临机果,料敌明,根于忠智而已。俗人傅著怪诡禨祥,皆不足信。故列靖所设施如此。(《新唐书》)

石介:一言容易废忠谋,徇主从昏可自尤。今日始知辜付托,当时齿指血空流。(《李英公勣》)

苏洵:汉之卫、霍、赵充国,唐之李靖、李勣,贤将也。汉之韩信、黥布、彭越,唐之薛万彻、侯君集、盛彦师,才将也。(《御将》)

曾巩:当房、杜之时,所与共事则长孙无忌、岑文本,主谏诤则魏郑公、王珪,振纲维则戴胄、刘洎,持宪法则张元素、孙伏伽,用兵征伐则李勣、李靖,长民守土则李大亮。其余为卿大夫,各任其事,则马周、温彦博、杜正伦、张行成、李纲、虞世南、褚遂良之徒,不可胜数。(《上杜相公书》)

郑獬:李密被诛犹不负,文皇顾命更何疑。岂将当日奔亡后,比得他年富贵时。(《读李英公传》)

陈元靓:蒲山委质,英公在东。地图兵籍,不自为功。逮事唐室,实佐二宗。义声臣节,孰若司空。(《事林广记后集》)

邹智:愚尝闻之,唐之时突厥为最强。及李世绩为将,太宗曰:“隋炀帝劳百姓、筑长城以备突厥,卒无所益。朕惟置世绩于晋阳,而边尘不惊。其为长城,岂不壮哉。”是唐之所以服远者,在将不在险也。(《居庸关铭》)

归有光:唐太宗举兵晋阳,平隋之乱,则有刘弘基、李勣、李靖、房玄龄、杜如晦之流致其勋。(《嘉靖庚子科乡试对策五道》)

陈懿典:高宗之立昭仪,勣亦阴示其言,后遂易。顾以太宗临崩,谓勣可大受,使高宗信任之。然则昭仪之立,勣有以成之,勣固乱贼也哉!(《读史漫笔》)

黄道周:李勣虽盗,却无盗心。说让推密,破充自申。天下之乱,起于饥民。开仓一赈,遍地三军。李密既败,表上唐君。诏授总管,使立功勋。李密反死,收葬明恩。奉诏北征,沙碛前屯。敌不得渡,降老纷纷。筑城以守,何如得人。暴病调药,帝翦须匀。非独为汝,社稷计深。又勒太子,我死汝亲。君重如此,不愧为臣。(《广名将传》)

丁耀亢:勣,唐功臣也。赐姓李。人主至为剪须合药,际会隆哉!当高宗嬖武乱伦,不能死谏,逢君以怙宠,不几一言而丧邦乎?勣为子孙计耳。(《天史》)

王夫之:①徐世勣始终一狡贼而已矣。其自言曰“少为亡赖贼”,习一定而不可移者也。(《读通鉴论》)②唐太宗百战以荡群雄,李世勣、程名振、张亮,皆战将也。(《读通鉴论》)③太宗迁李世勣为叠州都督,而敕高宗曰:“汝与之无恩,我死,汝用为仆射,以亲任之。”是已明知世勣之唯利是怀,一夺予之闲而相形以成恩怨,其为无赖之小人,灼然见矣;而委之以相柔弱之嗣君,不亦愚乎:长孙无忌之勋戚可依也,褚遂良之忠贞可托也,世勣何能为者?高祖不察,而许为纯臣;太宗不决,而托以国政;利在高宗,则为高宗用;利在武氏,则为武氏用。唯世勣之视利以为归,而操利以笼之,早已为世勣所窥见,以益歆于利,“家事”一言,而社稷倾于武氏,所必然矣。若谓其才智有余,任之以边陲可矣,锢之于叠州,唐恶从而乱哉!(《读通鉴论》)④繇此言之,则世勣上陷其父于死,而下欲杀其子与壻,非果天理民彝之绝于心也。……籍甲兵户口上李密而使献,知高祖之不以为己罪也;太宗问以建成、元吉之事而不答,事未可知,姑为两试,抑知太宗之不以此为嫌也;年愈老,智愈猾,高宗问以群臣不谏,而曰“所为尽善,无得而谏”,知高宗之不以己为佞也。则以党义府、敬宗,赞立武氏,人自亡其社稷,己自保其爵禄,恻隐羞恶是非之心,非不炯然内动,而力制之以护其私,安忍者自忍其心,于人何所不忍乎?(《读通鉴论》)

张彦士:①勣有世勋而无显恶,阿誉奸险,人莫之觉,偶之当杀,已窃其真,亿其不行,乃孅厥身,孰意世勣,巧诈善伺,闻命则去,不俟终日,怏怏而行。异其再攘,后秉大权,患失愈甚,劝立武后,欲以自固。灭唐子孙,夫复何顾。如世勣者,唐之蟊贼,混迹群贤,知之其谁。(《读史矕疑》)②小人而幸者,李世勣、许敬宗是也。(《读史矕疑》)

刘体仁:勣可用为将而不可用为相者也。(《通鉴札记》)

李晚芳:高祖称为纯臣,赐姓李氏,太宗亦器重之。……高宗立武后,使勣执言如遂良,武氏必不得立,乃言“此陛下家事,何必问外人”以迎合之。……如此而谓之纯臣,可受顾命乎?(《读史管见》)

爱新觉罗弘历:世绩不以李密土地邀功,颇见志节。唐太宗所云“公不负李密,岂肯负朕”,诚非虚语。后于立武后事,乃淟忍依阿,毫无匡救,则暮年门户计重,竟尔易操。非独廉谨有馀,刚方不足,实亦有负太宗之知己矣。(《评鉴阐要》)

赵青黎:有不终屈抑之才,有不可幸邀之名,而必无不败坏能饰伪以藏身之恶,吾于唐之徐绩知之。当其侍翟让饮以出走也,门者斫之伤颈,卒不死。及其佐命唐室,勋成名立,年已耄矣,复不死。高宗立武氏为后,成于绩之一言,而其罪遂莫可逭,而其恶乃终不可掩。……而绩独以一身历其变,不死于李密门者之手,不死于太宗在位之年,岂非天哉?(《星阁史论》)

蔡东藩:①身家念重竟忘忠,一语丧邦塞主聪。待到子孙图反正,阖门授首总成空。(《唐史演义》)②攀龙附凤列三台,百战功成柱石才,可惜生平差一着,依违阿武祸成胎。(《唐史演义》)③薛仁贵,将材也,李勣,将将材也,仁贵三箭定天山,遂以成名,实则勇敢二字,足以尽之。及从征高丽,破男生,救高侃,进拔扶余城,以少胜多,有战必克,贾言忠所谓勇冠三军,良非虚语。但亦由李勣之为统帅,知人善任,始则留为巡徼,继则任其进攻,终则自行应援,不掣肘,不惎能,然后仁贵得以建立巨功,扬名千古,乃知李勣固一将材也。……惟勣营私畏祸,导高宗之易后,卒致唐宗几歼,家族亦诛夷殆尽,临终之嘱,果奚益哉?史以不通学术讥之,有以夫!(《唐史演义》)

崔瑞德:①在唐军平服河北和山东的战争中,他是一员主要将领,仅次于李世民。……他在太原这个重镇任军事长官直到641年,并在629年至630年平服东突厥的战争和事后安置突厥降民事务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李靖和李世勣是整个7世纪一直相当普遍的那种官员的代表人物,在内是朝廷文官,在外是战场武将,如成语所说的“入相出将”那样。(《剑桥中国隋唐史》)②高宗初期的统治受三位年长权重的政治家——长孙无忌、褚遂良和李世勣——为首的宰相集团控制。(《剑桥中国隋唐史》)

家庭成员

表格参考资料:

史料记载

《旧唐书卷六十七列传第十七》

《新唐书卷九十三列传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