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
曹操

曹操(155年-220年正月庚子),字孟德,小字阿瞒,沛国谯人(现安徽亳州市),汉族,东汉末年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诗人,曹魏政权的缔造者,以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方,对内消灭二袁、吕布、刘表、韩遂等割据势力,对外降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等,统一了中国北方,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奠定了曹魏立国的基础。曹操在世时,担任东汉丞相,后为魏王,去世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其为魏武帝。曹操博览群书,尤其喜欢兵法,曾抄录古代诸家兵法韬略,还有注释《孙子兵法》的《魏武注孙子》著作传世。2009年,河南省安阳市对外宣称发现曹操墓,引起轰动和争议。2012年底,复旦大学用DNA技术确认了曹操家族DNA。

基本信息
中文名
曹操 
别    名
字孟德,小名吉利,小字阿瞒 
民    族
汉族 
出生日期
155年7月18日 
出生地
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 
去世日期
220年3月15日 
职    业
魏王,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诗人 
朝    代
三国 
官    职
大将军/武平侯/司空/车骑将军→魏公→魏王 
谥    号
武王、武皇帝、魏武帝 
庙    号
太祖 
妻    子
丁夫人、卞夫人、刘夫人等 
子    女
曹丕、曹植、曹节等 
陵    寝
高陵 
代表作和成就
代表作品
诗《观沧海》
《龟虽寿》
《让县自明本志令》等
主要成就
实行屯田制
统一北方
开创建安文学
注《孙子兵法》第一人
墓地遗址

2018年3月29日,发掘确认了曹操高陵陵园及相关建筑遗迹的存在,陵园包括内外夯土基槽、神道、东部建筑和南部建筑等五个部分”,陵园位于安阳。

大事年表

曹操曹操

公元200年10月,曹操在官渡以少胜多大败河北袁绍。

公元201年在仓亭再次击破袁绍大军。

公元207年12月北伐三郡乌桓,彻底铲除了袁氏残余势力,基本统一了中原地区。

公元208年,曹操就任东汉帝国丞相。7月,曹操南征荆州刘表,12月在赤壁(今湖北黄冈)与孙刘联军作战,失利。

公元211年7月,曹操领军西征击败了以马超为首的关中诸军,构筑了整个魏国基础。

公元213年,汉献帝派御史大夫郗虑册封曹操为魏公,以冀州、并州等十郡为魏国封地,于邺城建立魏王宫铜雀台,享有天子之制,获得“参拜不名、剑履上殿”的至高权力。

公元215年攻占阳平关,击败、降服了汉中张鲁。

公元216年,汉献帝册封曹操为魏王。

公元220年3月15日,曹操于洛阳逝世,享年66岁,谥号“武王”,死后葬于高陵。曹丕继位后不久称帝,追谥曹操为“武皇帝”,庙号“太祖”,史称魏武帝。

曹操在北方屯田,兴修水利,解决了军粮缺乏的问题,对农业生产的恢复有一定作用;用人唯才,罗致地主阶级中下层人物,抑制豪强,加强集权,所统治的地区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精兵法,著《孙子略解》、《兵书接要》、《孟德新书》等书;善诗歌,《蒿里行》、《观沧海》等诗篇,抒发自己的政治抱负,并反映汉末人民的苦难生活,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散文亦清峻整洁,后人集有《魏武帝集》。

在政治军事方面,曹操消灭了众多割据势力,统一了中国北方和南方大部分区域,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奠定了曹魏立国的基础。文学方面,在曹操父子的推动下形成了以“三曹”(曹操、曹丕、曹植)为代表的建安文学,史称“建安风骨”,他的诗以慷慨悲壮见称,在文学史上留下了灿烂的一笔。

成事条件

曹操从陈留起兵到兴平二年吕布、张邈赶出兖州,经过六年的经营,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块根据地。曹操起兵之初,仅有数千人,出任东郡太守前后,他陆续延揽一些拥有宗族、部曲等家兵的豪强地主归附自己,后击溃青州黄巾军,又收其精锐组成“青州兵”。这样,曹操又有了一支颇具战斗力的军队。根据地和军队,是曹操得以成事的基本条件。

献帝刘协自被董卓劫至长安后,一直处于颠沛流离之中。建安元年七月,献帝终于回到洛阳,洛阳经董卓之乱,已是一片废墟。百官没有地方居住,“披荆棘,依丘墙间”,洛阳也没有粮食,“州郡各拥强兵,而委输不至,群僚饥乏,尚书郎以下自出采稆,或饥死墙壁间”。

曹操游戏形象曹操游戏形象

早在初平三年(公元192年),曹操的谋士毛玠就向曹操提出了“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畜军资”的战略性建议,曹操深以为是。建安元年八月,曹操亲至洛阳朝见献帝。随即挟持汉帝迁都许县(今河南许昌东)。从此,曹操取得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势。这是曹操政治上的一大成功。曹操被封为大军、武平侯。汉魏之间,社会生产遭受严重破坏,出现大饥荒。这一时期,粮食供应成为各军事集团最大的问题,因军粮不足而无敌自破者不可胜数。

建安元年,曹操采纳部下枣祇等人的建议,利用攻破黄巾所缴获的物资,在许下募民屯田,当年即大见成效,得谷百万斛。于是曹操命令在各州郡设置田官,兴办屯田。屯田有效地解决了曹操集团的粮食问题,所以曹操说:“后遂因此大田,丰足国用,摧灭群逆,克定天下”。在兴置屯田的同时,曹操采取各种措施,扶植自耕农经济。针对当时人口流失,田地荒芜的情况,曹操先后采取招怀流民、迁徙人口、劝课农桑、兴修水利、检括户籍等办法,充实编户,恢复农业生产。此外,曹操还陆续颁布法令,恢复正常租调制度,防止豪强兼并小农。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操颁布新的征收制度,到建安九年,又明确:“其收田租亩四升,户出绢二匹,绵二斤而已,他不得擅兴发。”曹操前后实行的这一系列措施,使濒于崩溃的自耕农经济不断得到了恢复和发展。这成为曹操集团的雄厚经济基础。通过以上二项措施,曹操统治区的农业生产迅速恢复。这是曹操在经济上的一大成功。

迎献帝、迁都于许和恢复农业生产是曹操得以成功的两个重要条件。

文献记载

曹操曹操

《三国志后妃传》:年二十,太祖于谯纳后为妾。

陈寿.三国志卷01.中文维基文库.

谥曰武王。

《后汉书卷五十一李陈庞陈桥列传第四十一》:初,曹操微时,人莫知者。尝往候玄,玄见而异焉。谓曰:“今天下将乱,安生民者其在君乎!”

《三国志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玄谓太祖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魏书曰:太尉桥玄,世名知人,睹太祖而异之,曰:“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原以妻子为讬。”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初,颙见曹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操以是嘉之。

《后汉书卷六十七党锢列传第五十七》:初,曹操微时,瓒异其才,将没,谓子宣等曰:“时将乱矣,天下英雄无过曹操。张孟卓与吾善,袁本初汝外亲,虽尔勿依,必归曹氏。”诸子从之,并免于乱世。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公之为布衣,特爱俊;俊亦称公有治世之具。及袁绍与弟术丧母,归葬汝南,俊与公会之,会者三万人。公于外密语俊曰:“天下将乱,为乱魁者必此二人也。欲济天下,为百姓请命,不先诛此二子,乱今作矣。”俊曰:“如卿之言,济天下者,舍卿复谁?”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世语曰:玄谓太祖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太祖乃造子将,子将纳焉,由是知名。

《三国志注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尝问许子将:“我何如人?”子将不答。固问之,子将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太祖大笑。

《后汉书卷六十八郭符许列传第五十八》:曹操微时,常卑辞厚礼,求为己目。劭鄙其人而不肯对,操乃伺隙胁劭,劭不得已,曰:“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操大悦而去。

《资治通鉴卷第五十八汉纪五十》:操父嵩,为中常侍曹腾养子,不能审其生出本末,或云夏侯氏子也。操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世人未之奇也,唯太尉桥玄及南阳何颙异焉。玄谓操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颙见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玄谓操曰:“君未有名,可交许子将。”子将者,训之从子劭也,好人伦,多所赏识,与从兄靖俱有高名,好共核论乡党人物,每月辄更其品题,故汝南俗有月旦评焉。尝为郡功曹,府中闻之,莫不改操饰行。曹操往造劭而问之曰:“我何如人?”劭鄙其为人,不答。操乃劫之,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操大喜而去。

尉,即县尉,是县令的辅官,掌管治安捕盗工作,约相当于现代的副县级警察局长。由于洛阳县是东汉首都,所以它设置有四个尉官,北部尉是其中之一

据《三国志》裴松之注所引的《魏武故事》建安15年12月己亥令所载:“去官之后,年纪尚少,……故以四时归乡里,于谯东五十里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

魏书载太祖拒芬辞曰:“夫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

对于曹嵩之死,史书说法不一。第一种说法,《三国志武帝记》引《世语》曰:嵩在泰山华县。太祖令泰山太守应劭送家诣兖州,劭兵未至,陶谦密遣数千骑掩捕。嵩家以为劭迎,不设备。谦兵至,杀太祖弟德于门中。嵩惧,穿后垣,先出其妾,妾肥,不时得出;嵩逃于厕,与妾俱被害,阖门皆死。劭惧,弃官赴袁绍。后太祖定冀州,劭时已死。第二种说法,《三国志武帝记》引《吴书》曰:太祖迎嵩,辎重百馀两。陶谦遣都尉张闿将骑二百卫送,闿于泰山华、费间杀嵩,取财物,因奔淮南。太祖归咎于陶谦,故伐之。

范晔《后汉书卷七十三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十三陶谦》:初平四年,曹操击谦,破彭城、傅阳。谦退保郯,操攻之不能克,乃还。过拔取虑、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多。

《三国志魏书荀彧传》:彧劝太祖曰:“昔晋文纳周襄王而诸侯景从,高祖东伐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自天子播越,将军首唱义兵,徒以山东扰乱,未能远赴关右,然犹分遣将帅,蒙险通使,虽御难于外,乃心无不在王室,是将军匡天下之素志也。今车驾旋轸,东京榛芜,义士有存本之思,百姓感旧而增哀。诚因此时,奉主上以从民望,大顺也;秉至公以服雄杰,大略也;扶弘义以致英俊,大德也。天下虽有逆节,必不能为累,明矣。韩暹、杨奉其敢为害!若不时定,四方生心,后虽虑之,无及。”太祖遂至洛阳,奉迎天子都许。”

王鸣盛,《十七史商榷三国志二》

赵翼,《二十二史札记卷七》

万绳楠:《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演讲录》,页9-13。

《三国志魏书十四刘晔传》:鲁奔走,汉中遂平。晔进曰:“明公以步卒五千,将诛董卓,北破袁绍,南征刘表,九州百郡,十并其八,威震天下,势慑海外。今举汉中,蜀人望风,破胆失守,推此而前,蜀可传檄而定。刘备,人杰也,有度而迟,得蜀日浅,蜀人未恃也。今破汉中,蜀人震恐,其势自倾。以公之神明,因其倾而压之,无不克也。若小缓之,诸葛亮明于治而为相,关羽、张飞勇冠三军而为将,蜀民既定,据险守要,则不可犯矣。今不取,必为后忧。”太祖不从。《傅子》曰:居七日,蜀降者说:“蜀中一日数十惊,备虽斩之而不能安也。”太祖延问晔曰:“今尚可击不?”晔曰:“今已小定,未可击也。”大军遂还。

《三国志武帝记》引《九州春秋》曰:时王欲还,出令曰“鸡肋”,官属不知所谓。主簿杨修便自严装,人惊问修:“何以知之?”修曰:“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以比汉中,知王欲还也。”

《三国志蜀书关张马黄赵传》:梁、郏、陆浑群盗或遥受羽印号,为之支党,羽威震华夏。

《晋书宣帝记》:帝谏曰:“禁等为水所没,非战守之所失,于国家大计未有所损,而便迁都,既示敌以弱,又淮沔之人大不安矣。孙权、刘备,外亲内疏,羽之得意,权所不愿也。可喻权所,令掎其后,则樊围自解。”

《三国志吴书吴主传》:曹公且欲使羽与权相持以斗之,驿传权书,使曹仁以弩射示羽。羽犹豫不能去。

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两千年中西历转换

《遗令》:“吾死之后,葬于邺之西冈上,与西门豹祠相近,无藏金玉珠宝。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台上施六尺床,下施穗帐,朝脯上酒脯米长糒之属,每月朝旦十五日,自朝至午,辄向帐前作伎乐。汝等时时登铜雀台,望吾西陵墓田。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组履卖也。吾历官所得绶,皆著藏中。吾馀衣裳,可别为一藏,不能者兄弟可共分之”。

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两千年中西历转换

《三国志袁涣传》是时新募民开屯田,民不乐,多逃亡。

《三国志》明年使于谯,太祖问济曰:“昔孤与袁本初对官渡,徙燕、白马民,民不得走,贼亦不敢抄。今欲徙淮南民,何如?”济对曰:“是时兵弱贼强,不徙必失之。自破袁绍,北拔柳城,南向江、汉,荆州交臂,威露天下,民无他志。然百姓怀土,实不乐徙,惧必不安。”太祖不从,而江、淮间十余万众,皆惊走吴。

《曹瞒传》曰:“是时南阳闲苦繇役,音于是执太守东里衮与吏民共反,与关羽连和。”

《三国志武帝纪》:孙盛异同杂语云:太祖尝私入中常侍张让室,让觉之;乃舞手戟于庭,逾垣而出。才武绝人,莫之能害。

《后汉书陶谦列传》记载:“过拔取虑、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自是五县城保,无复行迹。初三辅遭李傕乱,百姓流移依谦者皆歼。”《资治通鉴》记载:“初,京、雒遭董卓之乱,民流移东出,多依徐土,遇操至,坑杀男女数十万口于泗水,水为不流。操攻郯不能克,乃去,攻取应、睢陵、夏丘,皆屠之,鸡犬亦尽,墟邑无复行人。”《三国志武帝纪》记载:“九月,公东征布。冬十月,屠彭城”《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夏四月,公自陈仓以出散关,至河池。氐王窦茂众万余人,恃险不服,五月,公攻屠之。”等

《后汉书袁绍列传》记载:“余众伪降,曹操尽坑之,前后所杀八万人”

《后汉书孝献帝纪》记载:“曹操杀皇后伏氏,灭其族及二皇子。”

《后汉书皇后纪》:“董承女为贵人,操诛承而求贵人杀之。帝以贵人有妊,累为请,不能得。后自是怀惧,乃与父完书,言曹操残逼之状,令密图之。完不敢发,至十九年,事乃露泄。操追大怒,遂逼帝废后又以尚书令华歆为郗虑副,勒兵入宫收后。闭户藏壁中,歆就牵后出。时帝在外殿,引虑于坐。后被发徒跣行泣过诀曰:“不能复相活邪?”帝曰:“我亦不知命在何时!”顾谓虑曰:“郗公,天下宁有是邪?”遂将后下暴室,以幽崩。所生二皇子,皆鸩杀之。后在位二十年,兄弟及宗族死者百余人,母盈等十九人徙涿郡。”

《三国志》:太祖南征,军淯水,绣等举众降。太祖纳济妻,绣恨之。太祖闻其不悦,密有杀绣之计。计漏,绣掩袭太祖。太祖军败,二子没。

《三国志典韦传》:绣反,袭太祖营,太祖出战不利,轻骑引去。韦战于门中,贼不得入。兵遂散从他门并入。时韦校尚有十余人,皆殊死战,无不一当十。贼前后至稍多,韦以长戟左右击之,一叉入,辄十余矛摧。左右死伤者略尽。韦被数十创,短兵接战,贼前搏之。韦双挟两贼击杀之,余贼不敢前。韦复前突贼,杀数人,创重发,瞋目大骂而死。

英雄记曰:布谓太祖曰:“布待诸将厚也,诸将临急皆叛布耳。”太祖曰:“卿背妻,爱诸将妇,何以为厚?”布默然

《后汉书‧方术列传下》:“为人性恶,难得意,且耻以医见业,又去家思归,乃就操求还取方,因托妻疾,数期不反。操累书呼之,又敕郡县发遣,佗恃能厌事,独不肯至。操大怒,使人廉之,知妻诈疾,乃收付狱讯,考验首服。荀彧请曰:“佗方术实工,人命所悬,宜加全宥。”操不从,竟杀之。”

《三国志》裴松之引《曹瞒传》曰:初,袁忠为沛相,尝欲以法治太祖,沛国桓邵亦轻之,及在兖州,陈留边让言议颇侵太祖,太祖杀让,族其家,忠、邵俱避难交州,太祖遣使就太守士燮尽族之。桓邵得出首,拜谢于庭中,太祖谓曰:“跪可解死邪!”遂杀之。

《先贤传》称不疑幼有异才,聦明敏达,太祖欲以女妻之,不疑不敢当。太祖爱子仓舒,夙有才智,谓可与不疑为俦。及仓舒卒,太祖心忌不疑,欲除之。文帝谏以为不可,太祖曰:“此人非汝所能驾御也。”乃遣刺客杀之。”

《三国志注魏书一武帝纪》:吴人作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四后汉书列传》:注引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惇之叔父,魏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也。按惇、渊之子皆与魏室缔姻,有以知曹瞒传及郭颁世语之妄。

《义门读书记卷二十六三国志魏志》:采注吴人作《曹瞒传》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按夏侯惇子楙尚清河公主,渊子衡亦娶曹氏,则谓嵩夏侯氏子者,敌国传闻,盖不足信。

《三国志考证卷一魏书一》:陈志于《帝纪》云:“莫能审其生出本末”,于列传则以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休、曹真、夏侯尚为一卷,显以夏侯氏为宗室矣。

《三国志裴注疏》:历代史率以宗室合传,陈氏于蜀、吴亦然。志独以夏侯、曹氏合传,用意尤其明审。

《援鹑堂笔记卷三十三国志》:余按陈氏以夏侯及诸曹同列一卷,毋亦有是疑乎?又按陈矫刘氏子,而婚于刘颂,则未得以吴人作传而遂以为妄也。

《三国志注补魏志列传第九》:承祚以夏侯与诸曹互列一卷,正隐寓操为夏侯氏子。至操以女妻茂,盖欲掩其迹,所谓奸也。而何氏转据此,力辨操非携养,不亦傎乎!

《大云山房文稿初集卷二书诸夏侯曹传后》:武帝纪注引曹瞒传及世语以操父为夏侯氏之子,于惇为叔父,后人谓承祚合传夏侯曹,以嵩为夏侯氏子。按传,太祖以女妻敦子楙,而渊子衡亦尚太祖弟海阳哀侯女,尚嫡室又曹氏女也。操虽鬼蜮,何至污乱若此邪!盖二氏世为婚姻,惇、渊有开国勋,与仁、洪、休、真等,及其亡也,爽与玄先后诛夷,大权始尽归司马氏,故合传之,以观魏氏兴衰之所由,乃作史定法也。

《四史发伏卷九三国志》:评夏侯曹氏世为婚姻,承祚盖因世有谓操夏侯氏子者,故评中特著夏侯、曹氏世为婚姻,以明其非。今之读《曹瞒传》《世语》而信为实者,皆不善读史。

《刘咸炘学术论集史学编下三国志知意》:《武纪》注引《曹瞒传》、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何曰:“夏侯惇子楙,尚太祖女清河公主;渊子衡,亦娶曹氏,则谓嵩为夏侯氏子者,敌国传闻,盖不足信。”赵一清《三国注补》曰:“承祚以夏侯、曹互列一卷,正隐寓操为夏侯氏子。至操以女妻茂,盖欲掩其迹,而或转据此力辨操非携养,不亦傎乎。”章学诚《乙卯答记》亦谓此篇有深意。洪亮吉《四史发伏》曰:“承祚盖因世有谓操夏侯氏子者,故评中特著夏侯、曹氏世为婚姻,以明其非。今之读《曹瞒传》《世语》而信为实者,皆不善读史。”恽敬《书后》曰:“后人谓承祚合传夏侯、曹,以嵩为夏侯氏子。按传,太祖以女妻敦子茂,而渊子衡亦尚太祖弟海阳哀侯女,尚嫡室又曹氏女也。操虽鬼蜮,何至污乱若此邪!盖二氏世为婚姻,敦、渊有开国勋,与仁、洪、休、真等。及其亡也,爽与玄先后诛夷,大权始尽归司马氏,故合传之,以观魏氏兴衰之所由,乃作史定法也。”尚说同恽。按即使嵩是夏侯子,未尝不可与夏侯氏为婚,彼固已异族也。陈矫亦行之矣。但夏侯氏子不足为丑,何故讳之?嵩为宦者养子,固人知之,而曹氏族亦未尝讳,不讳养子,而反讳夏侯乎?此不近情,固知其说不足信。合传之义,恽说为当,评中世为婚姻,乃是立此传之意。洪氏谓意在辨正世传,则反曲矣。

《四史评议三国志评议魏书武帝纪第一》:“莫能审其生出本末”句,揭老瞒家世,丑不可言。世言陈承祚此书专为魏讳,以此证之,殊不尽然。

梁章巨《三国志旁证卷一》:按夏侯惇薨,裴注引《魏书》曰:“王素服幸邺东城门发哀。”孙盛曰:“在礼,天子哭同姓于宗庙门之外。哭于城门,失其所也。”魏并未闻以夏侯为同姓,故累为婚,孙氏所议,殊非事实。且其时即以天子例曹丕,又何说乎?

赵立新版曹操赵立新版曹操

《三国志校诂》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10月第一版ISBN7805191972K1-2页

《三国志注证遗卷一》:魏武纪云:“养子嵩嗣,官至太尉,莫能审其生出本末。”案嵩即操父也,裴注引吴人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注引曹瞒传及郭颁世语并云:嵩,夏侯氏子,惇之叔父,魏太祖于惇为从父兄弟也。何焯谓夏侯子楙尚清河公主,渊子衡亦娶曹氏,则谓嵩为夏侯氏之子者,敌国传闻,殆不足信。予案魏陈矫本刘氏子,出养于姑,改姓陈氏,后娶刘颂女。颂与矫固近亲也,魏武拥全之,特下令禁人诽议。殆以同姓为婚禁人议,即以便己私也。

《三国志校诂》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10月第一版ISBN7805191972K1-2页

朱子彦存世曹氏族谱与曹操后裔无关——与复旦

曹操墓人类基因调查的历史学研究

课题组商榷《上海大学学报》2010年03期

韩升曹魏世系考述《复旦学报》2010年03期

ChuanchaoWangetal.2011.PresentYchromosomesrevealtheancestryofEmperorCAOCaoof1800yearsago.JournalofHumanGenetics

复旦大学定位曹操家族DNA称准确率超90%

ValidatingtheauthenticityofthepedigreesofChineseEmperorCAOCaoof1,800yearsago.H.LiICHG会议摘要

选官标准

曹操曹操

唯才是举

汉时期选拔官吏,被选用人既要有仁义孝悌等方面封建道德品质,也要有高贵的家世出身。曹操为维护和发展势力,让更多的人为自己的事业服务,不受上述标准限制,强调“唯才是举”。只要有才能,即使缺少封建道德品质、出身下层的人,他也注意提拔。从210年到217年,他先后下了三次“求贤令”,选拔和任用一些有才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