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裕
刘裕

宋武帝刘裕(363年4月16日—422年6月26日),字德舆,小名寄奴,祖籍彭城县绥舆里,生于晋陵郡丹徒县京口里,汉代楚元王刘交之后,南北朝时期政治家、改革家、军事家,曾两度北伐,收复洛阳、长安等地,功勋卓著。后功高震主,篡晋自立,建立南朝刘宋政权。隆安三年(399年),参军起义,对内平定战乱,先后消灭刘毅、卢循、司马休之等分裂割据势力,使南方出现百年未有的统一局面。对外致力于北伐,消灭桓楚、西蜀、南燕、后秦等国,征服仇池国和林邑国。永初元年(420年),刘裕废晋恭帝司马德文,自立为帝,国号宋,定都建康,南朝开始。执政期间,吸取前朝士族豪强挟主专横的教训,抑制豪强兼并,实施土断,整顿吏治,重用寒门,轻徭薄赋,废除苛法,改善政治和社会状况,开创了南朝“寒人掌机要”的政治格局。他对江南经济的发展,汉文化的保护发扬有重大贡献,被誉为“南朝第一帝”。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刘裕 
字    号
字德舆 
别    名
刘下邳、寄奴、宋武帝 
出生地
丹徒县京口里 
朝    代
南北朝 
年    号
永初 
官    职
 
谥    号
武皇帝 
庙    号
高祖 
代表作和成就
代表作品
主要成就
统一南方
北伐中原
改革弊政
相关争议

刘裕刘裕

针对刘裕北伐动机的争议,《宋书》对刘裕北伐的动机的记载是“顿驾关中,经略赵、魏”。将刘裕北伐视为“诛内清外,功格区宇”的收复中原的大业来称赞。后世也有一些史家附会《魏书岛夷传》的看法,认为刘裕北伐只为篡位获取政治资本。但是《晋书.文苑.郭澄之传》明确记载:“(刘裕)既克长安,裕意更欲西伐,集僚属议之,多不同。”表明刘裕当时攻下长安后是想要继续西征的。同时根据裴子野《宋略》记载:刘裕代晋称帝后曾计划在422年出征北魏,彻底肃清北狄,但是还未来得及出兵,当年五月刘裕就病逝,北伐取消。

因此,刘裕如果北伐仅仅为了篡位,他何必篡位登基之后还想着要北伐?近代史学家吕思勉认为关于刘裕北伐只为篡位的说法只是一些史家附会王买德的话,不合逻辑缺乏凭证,他认为刘裕北伐后秦前的功绩和威望足以代晋称帝。他认为如果刘裕真的急于篡位,在平定司马休之后完全可以称帝,没必要再北伐。他以“攘外者必先安内”,认为刘裕攻下长安后南归,是基于当时迫不得已的情形,刘穆之的突然离世,等于刘裕的后路就无托了。后来史实也表明,刘裕南返后并没有急于篡位,而是直到两年之后才称帝。《魏书》作为北魏的官方正史,以北朝鲜卑族为正统,称刘裕等汉族帝王为岛夷,极尽诋毁抹黑,其对南朝史实记载的真实性值得怀疑。根据唐朝李延寿的《南史》记载,刘裕攻下长安后是想要留在长安经略西北,继续发兵向北攻打赵魏之地,无奈朝中最重要的心腹刘穆之突然病逝,刘裕后方空虚且子嗣尚幼,以防有变不得已留下一万人,率领主力部队南返。司马光《资治通鉴》在《南史》的基础之上,认为刘裕开始确实是想留在长安,经略西北,但是刘裕身边的那些文武将佐很多却有强烈地思归之心,加上刘穆之突然逝世,使刘裕感到后方空虚,于是东还彭城。

综合来看,刘裕北伐后秦只为篡位说不尽合理。刘裕北伐后秦之前,已结束了东晋长期存在的以“荆扬之争”为核心的地方藩镇坐大割据的局面,同时还击退了林邑对交州的侵犯,而且还用外交手段迫使后秦君主姚兴归还淮北十二郡。在北伐后秦前,他的功绩已经如日中天,不需要为称帝而倾全国之力去灭后秦。《资治通鉴》还记载刘裕攻克长安时就提出过迁都洛阳的提议。

钱穆在《国史大纲》就曾分析过刘裕北伐不能统一中国的原因:“裕之北伐,在廷之臣,无有为裕腹心者。裕所以不能从容据长安以经营北方者亦在是。要之江南半壁,依然在离心的倾向上进行。诸名族虽饱尝中原流离之苦,还未到反悔觉悟的地步。”刘裕即使有收复北方的意图和决心,但当时东晋国内在此问题却是离心的,江南的士族和大臣早已习惯偏安,不愿回归北方,也瞧不起刘裕寒族的出身,处在后方的他们难以与他处于同一战线上。即使跟随刘裕北伐的文武群臣中,也没有多少人有彻底收复北方的心思。据《晋书郭澄之传》记载:刘裕攻下长安后,想要继续西征,但身边的文武群臣却多有不同意见。《资治通鉴》也记载,刘裕到长安时,提议迁都洛阳,同样遭到随从大臣的反对。

以此可以看出,当时东晋国内对收复中原的议题并没有太大兴趣,对回归北方他们更是充满排斥。所以钱穆说这才是刘裕不能统一的根本原因。刘穆之在后方镇守,或许刘裕还可以暂时压住这种内部离心的倾向,但刘穆之一死,后方空虚,刘裕顿感压力,这时前线大多数人又不赞同继续北伐,思归心切,权衡利弊,刘裕遂做出东返彭城(并不是建康)的决定,这个决定本身就耐人寻味。但不管怎么说,刘裕北伐取得的成就不容磨灭,后来关中虽复失,但河南,山东,淮北已划入南朝版图。将南朝的防线推进到了潼关、黄河一线,保障了江淮流域。后来的宋魏间战争,多在这些土地上进行,使长江流域得到较为长期的安静,为元嘉之治的出现提供了北部疆域屏障,仍然是历史上取得最大成果的北伐。

人物传说

刘裕刘裕

甘露降生

传说刘裕出生时有神光照亮室内,当晚还降甘露。徐爰《宋书》曰:高祖武皇帝姓刘氏,讳裕,彭城绥舆里人。夜生,有神光之异。是夕,甘露降於墓树。尝游下邳,遇一沙门于逆旅,沙门言及中原事故,因云:“江表寻当丧乱。”高祖曰:“便遂至乱亡,当有拯之者不?”沙门曰:此疮难治,先有良药,当以相与。”因取怀中黄散裹留之。沙门既去,高祖追而望之,倏忽不见。以黄散治疮,一傅而愈。馀散宝录之,被金疮辄用,有验。晋陵人韦叟,少以占相为事,其言多验,尝相高祖,曰:“君当立,主方伯。”久之,又曰:“君相辄进,贵不可言,惟愿富贵无相忘。”

国号曰宋

刘裕家族世居彭城,是春秋时期宋国的旧地,所以刘裕建国号为“宋”。

天子之气

刘裕曾到京口竹林寺,并独自躺卧在寺内讲堂内。一众僧人竟看见他上面有五色龙形物体出现,大感吃惊并告知刘裕,刘裕则十分高兴起说:“僧人是不会说谎的。”有言曲阿、丹徒有天子之气,而刘翘的墓就在丹徒,当时一个叫孔恭的人擅长占卜墓穴吉凶,刘裕一次就在父亲墓前问孔恭,孔恭就言那是不平凡的墓地。刘裕听后更为自负。更刘裕又觉得身边总有两条小龙,连旁人也曾看见过,至刘裕名声渐高时,小龙也变大了。

寄奴射蛇

时珍曰∶按李延寿《南史》云∶宋高祖刘裕,小字寄奴。微时伐荻新洲,遇一大蛇,射之。明日往,闻杵臼声。寻之,见童子数人皆青衣,于榛林中捣药。问其故。答曰∶我主为刘寄奴所射,今合药敷之。裕曰∶神何不杀之?曰∶寄奴王者,不可杀也。裕叱之,童子皆散,乃收药而反。每遇金疮敷之即愈。人因称此草为刘寄奴草。

不擅文才

刘裕不善文采,所以刘毅曾在宴会中特地赋诗:“六国多雄士,正始出风流。”特意展示其文学造诣胜过刘裕。刘裕书法亦差,曾被刘穆之规劝,并在其指示下改写大字。《书史会要》称其“书法雄逸”

不信神祇

刘裕不信神祇,登位后更曾下令将民间庙宇拆毁,只有先贤以及以有勋德的人的庙祠才得豁免。刘裕去世前患病,群臣上请刘裕祈求神祇庇佑,但刘裕不接受,只派了谢方明去太庙告知祖先。

顾念旧情

昔日刘裕曾欠下士族刁逵三万钱,无力偿还,被刁逵抓着。王谧则去见刁逵,并替刘裕偿还欠款,刘裕才得释放;而当时刘裕既无名声亦贫贱,不被其他具名望人士看重,唯有王谧去与他结交。王谧后在桓玄篡位时奉天子玉玺及册文给桓玄,并颇受礼侍。刘裕攻下建康后,王谧因在桓楚任高职,甚得宠待,故很不安心,最终出奔。然而刘裕没有向王谧问罪,并念及昔日恩情,请武陵王司马遵追还王谧,并让其官复原职。而昔日为其债主的刁逵,在桓楚任豫州刺史,并为桓玄收捕起义失败的诸葛长民。他在桓玄败后出奔,终被部下抓住,可是刁氏一族接着却遭诛杀,只有刁聘获赦。不久后,刁聘因谋反而被诛,令刁氏族灭。

崇尚节俭

在生活上,刘裕崇节俭,不爱珍宝,不喜豪华,宫中嫔妃也少。宁州地方官曾经奉献琥珀枕,是无价之宝,他并未奉以为宝。在出征后秦时,有人说琥珀能够治疗伤口,他就命人将它砸碎,分给将领作为治伤药。平定关中后,他十分宠爱美女姚氏(后秦天王姚兴的侄女)。大臣谢晦劝谏他不要因女色而荒废政务,他当晚就将姚氏送出宫去。后来刘裕进封宋公,东西堂将要放置以金涂钉钉制的局脚床,但刘裕以节为由而改用铁钉钉制的直脚床。又一次广州进贡一匹筒细布,刘裕因其过于精巧瑰丽,制作必定扰民,故此下令弹劾献布那郡的太守,将布匹送还并下令禁止再制作这种布。刘裕因患有热病,常常要有冰冷的物件去降温,于是有人就献上石床。刘裕躺上冰冷的石床,感到十分舒服,但又感木床已经很耗人力,大石头要磨成床就更甚了,于是下令将石床砸毁。刘裕更加下令将自己昔日的农具收起,留给后人。其子宋文帝一次看见,得知内情后大感惭愧。而其孙孝武帝刘骏拆毁刘裕生前的卧室而廸玉烛殿,发现床头上有土帐,墙上挂着葛布制的灯笼及麻制蝇拂,袁顗称许刘裕有俭素之德,但刘骏没有说什么,只说:“老农夫有这些东西,已经过于富裕了。”

不忘发妻

臧爱亲是刘裕的结发妻子。臧爱亲的祖父臧汪曾任尚书郎、父亲臧俊是一个郡功曹。臧爱亲出嫁的时候,刘裕还是京口的一个布衣平民,不但穷苦潦倒,而且好斗性猛令乡人侧目,可以想象小家碧玉的臧爱亲在婚后过得有多艰难。婚后不久,臧爱亲生下了一个女儿,起名刘兴弟。没有子嗣并不曾影响刘裕对结发妻子的情意,而臧爱亲面对奢华所表现出来的节操,更深得刘裕的敬重。但夫妻重聚后的日子并没有多长久,义熙四年正月,臧爱亲病逝于东城(今安徽定远东南),时年四十八岁。刘裕对患难发妻的早逝非常痛心,当他称帝之后,他追封已经辞世十二年的臧爱亲为“敬皇后”,至其死时都不再设皇后。刘裕逝世时,仍然不忘这位曾与他共患难的妻子,临终时他留下遗诏,将臧爱亲的棺木从丹徒迎至南京,与他合葬,称初宁陵。

首开恶例

在刘裕代晋建宋前,前代的禅位君主都得以保全性命。而至刘裕称帝后,晋恭帝司马德文被降为零陵王。仅在一年后,刘裕便派亲兵将其用棉被闷死。正如胡三省所评:“自是之后,禅让之君,罕得全矣”。此后相沿成习,禅位的君主都保不了性命。

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刘宋末年,齐王萧道成要求宋顺帝刘准禅位,并且派部将王敬则率军进宫。刘准对王敬则说:“准备杀死我吗?”王敬则说:“只是让您到另外的宫殿中居住罢了。您家先前取代司马氏一家(指刘裕代晋建宋事)也是这样做的。”刘准明白已无存活的可能,便流泪说:“但愿我今后生生世世永远不再生在帝王家中!”萧道成称帝不久后,刘准便被杀害。

彭城赋诗

初,武帝引谢晦为太尉主簿,从征关洛。帝于彭城大会,命纸笔赋诗,晦恐帝有失,起谏帝,即代作曰:“先荡临淄秽,却清河洛尘。华阳有逸骥,桃林无伏轮。”于是群才并作。武帝将北伐,登城属咏,谢晦诵王粲诗:“南登灞陵岸,回首望长安。悟彼《下泉》人,喟焉伤心肝。”不觉流涕,因之辍驾。

建立宗庙

宋武帝初受晋命为宋王,建宗庙于彭城,依魏、晋故事,立一庙。初祠高祖开封府君、曾祖武原府君、皇祖东安府君、皇考处士府君、武敬臧后,从诸侯五庙之礼也。既即尊位,及增祠七世右北平府君、六世相国掾府君为七庙。

重视乡党

刘裕即位后给家乡实行免租政策,宋武帝《复彭沛下邳诏》:“彭、沛、下邳三郡,首事所基,情义缱绻,事由情奖,古今所同。彭城桑梓本乡,加隆攸在;优复之制,宜同丰、沛,其沛郡、下邳,可复租布三十年。”另外刘裕一直重用故乡之人,如《入京城令》:“预是彭沛乡人赴义者,并可依刘主簿。”(《宋书刘锺传》。义旗将建,高祖版刘锺为郡主簿,明日从入京城,将向京邑,高祖令云。)

修缮祖坟

刘裕,楚元王后,故修治其墓,墓在徐州楚王山。中书黄门侍郎傅亮还受命作《为宋公修楚元王墓教》曰:“楚元王积仁基德,启藩斯境(汉书曰:楚元王交,字游,高祖同父异母少弟也。汉立交为楚王,王彭城。)…可蠲复近墓五家,长给洒扫。便可施行。”

人物性格

刘裕高七尺六寸,气质奇特。

刘裕行军法令严明,军队军容齐整,绝不扰民。而他在军事行动的分析亦常常精准无误,例如伐南燕时料定燕军不会据守大岘山抵抗,而慕容德果然否决公孙五楼守大岘的计划。命令朱龄石征伐西蜀时亦预计敌方会猜测晋军循内水进攻,必以重兵守涪城,于是指令要从外水进攻,改派疑兵引诱涪城重兵,以图直取成都。最终亦正如刘裕预计那样,朱龄石成功绕过涪城重兵,直取成都,获得胜利。

在生活上刘裕崇节俭,不爱珍宝,不喜豪华,宫中嫔妃也少。宁州地方官曾经奉献琥珀枕,是无价之宝,他不稀罕。在出征后秦时,有人说琥珀能够治疗伤口,他就命人将它砸碎,分给将领作为治伤药。平定关中后,他得到了美女姚氏(后秦天王姚兴的侄女),十分宠爱。臣下谢晦劝谏他不要因女色而荒废政务,他当晚就将姚氏送出宫去。后来刘裕进封宋公,东西堂将要放置以金涂钉钉制的局脚床,但刘裕以节为由而改用铁钉钉制的直脚床。又一次广州进贡一匹筒细布,刘裕因其过于精巧瑰丽,制作必定扰民,故此下令弹劾献布那郡的太守,将布匹送还并下令禁止再制作这种布。刘裕因患有热病,常常要有冰冷的物件去降温,于是有人就献上石床。刘裕躺上冰冷的石床,感到十分舒服,但又感木床已经很耗人力,大石头要磨成床就更甚了,于是下令将石床砸毁。刘裕更加下令将自己昔日的农具收起,留给后人。其子宋文帝一次看见,得知内情后大感惭愧。而其孙宋孝武帝拆毁刘裕生前的卧室而迪玉烛殿,发现床头上有土帐,墙上挂著葛布制的灯笼及麻制蝇拂,袁顗称许刘裕有俭素之德,但孝武帝没有说什么,只说:“老农夫有这些东西,已经过于富裕了。”

刘裕不擅文才,故刘毅曾在宴会中特地赋诗:“六国多雄士,正始出风流”特意展示其文学造诣胜过刘裕。刘裕书法亦差,曾被刘穆之规劝,并在其指示下改写大字。

刘裕不信神祇,登位后更曾下令将民间庙宇拆毁,只有先贤以及以有勋德的人的庙祠才得豁免。刘裕去世前患病,群臣上请刘裕祈求神祇庇佑,但刘裕不接受,只派了谢方明去太庙告知祖先。

昔日刘裕曾欠下刁逵三万钱,无力偿还,被刁逵抓着,王谧则去见刁逵,并替刘裕偿还欠款,刘裕才得释放;而当时刘裕既无名声亦贫贱,不被其他具名望人士看重,唯有王谧去与他结交。王谧后在桓玄篡位时奉天子玉玺及册文给桓玄,在桓楚任司徒,更获封公爵,甚为礼侍。刘裕义军攻下建康后,王谧仍任司徒,领扬州刺史、录尚书事,但王谧既因在桓楚任高职,甚得宠待,故很不安心,最终出奔。然而刘裕没有向王谧问罪,并念及昔日恩情,请武陵王司马遵追还王谧,并让其官复原职。而昔日为其债主的刁逵,在桓楚任豫州刺史,并为桓玄收捕起义失败的诸葛长民。他在桓玄败后出奔,终被部下抓住,可是刁氏一族接着却遭诛杀,只有刁聘获赦,然而不久刁聘亦因谋反而被诛,令刁氏族灭。

刘裕身为皇帝,性格孝道廉杰,开明大度,生活极为简朴。史书称他“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未尝视珠玉舆马之饰,后庭无纨绮丝竹之音。”“财帛皆在外府,内无私藏”(《宋书武帝本纪》)。

其简朴至此,以致后代子孙刘骏称其为“田舍翁”。义熙十二年(416年)八月,刘裕北伐后秦时,宁州人献琥珀枕,光色甚丽。刘裕知献琥能治伤,便将琥珀枕捣碎分给将士。刘裕灭后秦后,得姚兴从女,刘裕对她非常宠爱,几乎误了政事。后来谢晦谏说此事,刘裕马上将其赶走。宋台建好后,有人上奏要把东西堂施局脚床,钉银涂钉,刘裕听了认为浪费,只同意用直脚床,钉铁钉。刘裕衣着简朴,常常拖着连齿木屐,在神虎门散步,左右从者不过十余人。他的儿子早晨向他请安,也不拘于礼,常穿着平常衣服。他睡的床,床头挂的是土布做成的帐子,墙壁上挂着布做的灯笼,麻绳做的拂灰扫把。为告诫后人,他命人将年轻时耕田用过的耨耙之类的农具藏人宫中,以使后人知稼穑之艰难。大明年间(457年-464年),孝武帝刘骏见此情景,与自己所追求的浮华豪奢有天壤之别,感到刘裕寒酸之极。说:“田舍公得此,以为过矣”(《宋书武帝本纪》)。

籍贯记载

刘裕刘裕

1.《宋书》:高祖武皇帝讳裕…彭城县绥舆里人;

2.《南史》:宋高祖武皇帝讳裕…彭城县绥舆里人;

3.《魏书》:岛夷刘裕…自云本彭城彭城人;

4.《全宋文》:“帝姓刘讳裕…彭城县绥舆里人”;

5.《太平御览》:高祖武皇帝姓刘氏,讳裕,彭城绥舆里人;

6.《册府元龟》:宋高祖武帝姓刘氏彭城县绥里人;

7.《资治通鉴》:初,彭城刘裕,生而母死,父翘侨居京口;

8.《苏轼文集》:刘裕,彭城人也;

9.《世说新语笺疏》:宋高祖兄弟世为彭城绥里人…彭城于春秋属宋…其地为清之江苏徐州府铜山县;

10.《水经注疏》:冠军将军,彭城刘公之子也,登更筑之。(守敬按:此以武帝为彭城人,称彭城刘公)。

11《廿二史札记》:宋武本丹徒京口里人,少时伐荻新洲,又尝负刁逵社钱被执,其寒贱可知也。

12.《中国通史》:刘裕,字德舆,小名寄奴,先祖是彭城人(今江苏徐州市),后来迁居到京口(江苏镇江市)。

个人作品

据传,刘裕撰有《兵法要略》一卷,今已佚。

世系

刘裕刘裕

据《宋书本纪第一》,刘裕为西汉楚元王刘交之后,刘交生红懿侯刘富,刘富生宗正刘辟强,刘辟强生阳城缪侯刘德,刘德生阳城节侯刘安民,刘安民生阳城釐侯刘庆忌,刘庆忌生阳城肃侯刘岑,刘岑生宗正刘平,刘平生东武城县令刘某,刘某生东莱太守刘景,刘景生明经刘洽,刘洽生博士刘弘,刘弘生琅邪都尉刘悝,刘悝生定襄太守刘某,刘某生邪城县令刘亮,刘亮生北平太守刘膺,刘膺生相国掾刘熙,刘熙生开封县令刘旭孙,刘旭孙生武原县令刘混,刘混生东安太守刘靖,刘靖生彭城郡功曹刘翘,刘翘生宋武帝刘裕。

家庭成员

  

  

长子刘义符晋时为刘裕世子,刘裕篡位后为皇太子,并在其死后继位,不久被废为营阳王,随后被杀。史称宋少帝。次子刘义真晋封桂阳公,宋时封庐陵王,官至司徒,少帝时被废为庶人,不久被杀。三子刘义隆晋时封彭城公,宋时封宜都王,官至镇西将军、荆州刺史。后被徐羡之推举为帝。庙号世祖,谥号文皇帝。四子刘义康封彭城王,官至司徒、录尚书事、领扬州刺史,执掌朝政,但后来被贬处江州,更因范晔谋反之事被废为庶人。后又因胡诞世等人欲奉刘义康谋反而被宋文帝杀害。五子刘义恭封江夏王,官至太宰,宋前废帝时与柳元景密谋废帝而被前废帝肢解杀害。六子刘义宣曾参与讨平刘劭之乱,官至中书监。后任荆湘二州刺史,起兵谋反败被捕,于狱中自杀。七子刘义季封衡阳王,官至征北大将军,刘义康被废后酗酒终日。任徐州刺史时,即使北魏南侵仍只饮酒。长女刘兴弟会稽长公主,嫁徐逵之。次女刘荣男吴兴长公主,嫁王偃。三女广德公主——四女宣城公主嫁周峤。五女新安公主嫁周峤。六女吴郡公主始安公主死后嫁褚湛之为继室。七女富阳公主嫁徐乔之。八女始安公主嫁褚湛之。九女刘惠媛义兴长公主。幼女刘欣男豫章长公主,先嫁徐乔,后嫁何瑀。

总评

刘裕刘裕

公元383年秦晋淝水之战是东晋十六国历史的重要转折。战后北方再度陷于分裂,战乱蜂起,南方东晋政权在侥幸的胜利面前并没有振作起来,以司马氏为代表的士族奢迷酒色,罢默贤臣,按人当道,使“晋政宽弛,纲纪不立,豪族陵纵,小民穷理”。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阶级矛盾,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在这个时候,一个本来不惹人注目的寒门庶族地主刘裕“奋起寒微”,依靠军功和手中握有的北府兵权,登上历史舞台,他和他周围的人们组成的寒人武士集团,开创寒人掌权的局面。公元420年灭掉东晋,建立南朝第一个朝代刘宋政权。在刘裕入朝执政到称帝的二十年中,他在政治、经济、军事方面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力矫晋时弊政,加强集权,铲除分裂割据势力,努力发展经济,并在此基础上两次北伐,消灭南燕、后秦,使南方出现一百多年来没有过的统一。其子刘义隆(宋文帝)继续刘裕的政策,终于出现“元嘉之治”这个分裂时期的大治盛世。当时北魏的大政治家崔浩曾把刘裕与曹操相提并论,他指出:“刘裕之平祸乱,司马德宗之曹操也。”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则认为:“裕之为功于天下,烈于曹操。’’近代大师鲁迅先生说他是南朝唯一值得肯定君主。

刘裕的军事思想非常丰富,为中国军事史做出过重大贡献,是时势造就的英雄。刘裕是东晋南北朝,颇有作为,成就最大,最有建树的皇帝。他所做的改革,推动了社会的进步,促进了历史的发展。

历史评价

崔浩:①“刘裕奋起寒微,不阶尺土,讨灭桓玄,兴复晋室,北禽慕容超,南枭卢循,所向无前,非其才之过人,安能如是乎!”;②“刘裕者,司马德文之曹操也。”

沈约:“汉氏载祀四百,比胙隆周,虽复四海横溃,而民系刘氏,惵惵黔首,未有迁奉之心。魏武直以兵威服众,故能坐移天历;鼎运虽改,而民未忘汉。及魏室衰孤,怨非结下。晋籍宰辅之柄,因皇族之微,世擅重权,用基王业。至于宋祖受命,义越前模。晋自社庙南迁,禄去王室,朝权国命,递归台辅。君道虽存,主威久谢。桓温雄才盖世,勋高一时,移鼎之业已成,天人之望将改。自斯以后,晋道弥昏,道子开其祸端,元显成其末衅,桓玄藉运乘时,加以先父之业,因基革命,人无异心。高祖地非桓、文,众无一旅,曾不浃旬,夷凶翦暴,祀晋配天,不失旧物,诛内清外,功格区宇。至于钟石变声,柴天改物,民已去晋,异于延康之初,功实静乱,又殊咸熙之末。所以恭皇高逊,殆均释负。若夫乐推所归,讴歌所集,魏、晋采其名,高祖收其实矣。盛哉!”

李延寿:“晋自社稷南迁,王纲弛紊。朝权国命,递归台辅,君道虽存,主威久谢。桓温雄才盖世,勋高一时,移鼎之业已成,天人之望将改。自斯以后,帝道弥昏,道子开其祸端,元显成其衅末。桓玄乘时藉运,加以先资,革命受终,人无异望。宋武地非齐、晋,众无一旅,曾不浃旬,夷凶剪暴,诛内清外,功格上下。若夫乐推所归,讴歌所集,校之魏、晋,可谓收其实矣。然武皇将涉知命,弱嗣方育,顾有慈颜,前无严训。少帝体易染之质,禀可下之姿。外物莫犯其心,所欲必从其志。崄纵非学而能,危亡不期而集。其至颠沛,非不幸也。悲哉!”

裴子野:“宋高祖武皇帝以盖代雄才,起匹夫而并六合,克国得隽,寄迹多於魏武,功施天下,盛德厚於晋宣,怀荒伐叛之劳,而夷边荡险之力。”

虞世南:“宋祖以匹夫挺剑,首创大业,旬月之间,重安晋鼎,居半州之地,驱一郡之卒,斩谯纵於庸蜀,擒姚泓於崤函,克慕容超於青州,枭卢循於岭外,戎旗所指,无往不捷。观其豁达宏远,则汉高之风;制胜胸襟,则光武之匹。惜其祚短,志未可量也。”

朱敬则:“刘裕天锡神勇,雄略命世,不待借思汉之讴,未暇假从周之会。同盟二十七,愿从一百人。雷动朱方,风发竹里。龙骧虎步,独决神襟。长剑一呼,义声四合。荡亡楚已成之业,复遗晋久绝之基。祀夏配天,不失旧物,虽古人用兵,不足加也。至乃网罗俊异,待物知人,动必应时,役无再举,西尽庸蜀,北划大河。自汉末三分,东晋拓境,未能至也。”

司马光:“帝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被服居处,俭于布素,游宴甚稀,嫔御至少。尝得后秦高祖从女,有盛宠,颇以废事;谢晦微谏,即时遣出。财帛皆在外府,内无私藏。岭南尝献入筒细布,一端八丈,帝恶其精丽劳人,即付有司弹太守,以布还之,并制岭南禁作此布。公主出适,遣送不过二十万,无锦绣之物。内外奉禁,莫敢为侈靡。”

何去非:“宋武帝以英特之姿,攘袂而起,平灵宝于旧楚,定刘毅于荆豫,灭南燕于二齐,克谯纵于庸蜀,殄卢循于交广,西执姚泓而灭后秦,盖举无遗策而天下惮服矣。北方之寇,独关东之拓跋,陇北之赫连耳。方其入关,魏人虽强,不敢南指西顾以议其后。”

辛弃疾:“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李贽:“自是定乱代兴之君。”

王夫之:“宋武兴,东灭慕容超,西灭姚泓,拓跋嗣、赫连勃勃敛迹而穴处。自刘渊称乱以来,祖逖、庾翼、桓温、谢安经营百年而无能及此。后乎此者,二萧、陈氏无尺土之展,而浸以削亡。然则永嘉以降,仅延中国生人之气者,唯刘氏耳。举晋人坐失之中原,责宋以不荡平,没其挞伐之功而黜之,亦大不平矣。”

夏曾佑:“二十四史中,人主得国之正,功业之高,汉高而外,当推宋武,不得以混壹之异,而有所轩轾也。”

章炳麟:“雪中原之涂炭,光先人之令闻,寄奴、元璋之绩,知其不远。”

范文澜:“刘裕所创的宋朝,皇帝独掌大权,主要辅佐,多选用寒门,原来的高门大族,只能做名大权小的官员,难得皇帝的信任。削弱士族的政治势力,实行皇帝专制的中央集权,宋朝国内的统一程度远非强藩割据的东晋朝所能比拟,政权大大增强了。当时鲜卑拓跋部落统一黄河流域,出现强大的魏国,如果没有统一的汉族政权,鲜卑人几次大举南侵,很有可能并吞长江流域,摧残发展中的经济和文化。所以,刘裕消灭纪纲不立、豪强横行的东晋朝,建立起比较有力的宋朝,对汉族历史是一个大的贡献。”

白寿彝:“刘裕不仅以武功显赫于当时,而且在一些政治措施上,他也很有建树。宋武帝刘裕是南朝众多帝王中在治理国家方面卓有成效的一个。刘裕时期,是刘宋的兴盛时期,也可以说是南朝的兴盛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