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不台
速不台

速不台(又作雪不台、唆伯台、速别额台、书部台等),为蒙古帝国大将,被成吉思汗封为“四狗”之一。曾参与第一和第二次西征,令帝国版图扩展至俄罗斯一带。其征战所及东至高丽,西达波兰、匈牙利,北到西伯利亚,南抵开封,是古代世界征战范围最广的将领。

基本信息
中文名
速不台 
别    名
雪不台、速别额台 
国    籍
蒙古帝国 
民    族
蒙古族 
出生日期
1176 
出生地
兀良哈部人 
去世日期
1248 
职    业
蒙古大将 
朝    代
元朝 
官    职
 
代表作和成就
代表作品
十大功臣之一
主要成就
辅佐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参与蒙古第一
第二次西征
南灭大理

1248年贵由汗去世后,汗位继承问题长久未决。术赤系和拖雷系诸王以及察合台系个别诸王在阿剌脱忽剌兀之地聚会,以兀良合台为首的一些大将也参加了。拔都首推蒙哥,得到兀良合台的支持,他说“蒙哥聪明睿知,人咸知之,拔都之议良是”(《元史宪宗纪》)。1251年夏,诸王大臣在阔帖兀阿阑之地举行大会,贵由皇后海迷失与窝阔台子失烈门等提出异议,兀良合台又说:“此议已先定矣,不可复变”(《元史兀良合台传》)。蒙哥终于在此大会上正式继汗位。

1252年秋,蒙哥汗命忽必烈征大理,以兀良合台总督军事。忽必烈大军于1253年八月进至临洮(今甘肃临洮县),九月进至忒剌(今甘肃迭部县与四川若尔盖县接壤的达拉沟,从忒剌起,大军分三路进发,忽必烈亲率中路军,兀良合台率西路军,诸王抄合、也只烈率东路军。兀良合台从忒剌西南行经今四川阿坝草原,自今甘孜南下理塘、稻城,再折向西南,越旦当岭进入云南。在降服摩些部以后,此军渡过金沙江,攻克丽江,并继续南下攻占大理城北面的龙首关。十二月十三日,当中路军进围大理城时,西路与东路两军均已赶到。十五日,兀良合台协助忽必烈攻破大理城。接着,蒙古军四出略地。

1254年春,忽必烈班师北返,兀良合台奉命戍守大理,并分兵攻取大理附都善阐。在攻打罗部府时,大酋高升拒战,兀良合台将他大败于洟可浪山下。攻善阐沿地押赤城时,因“城际滇池,三面皆水,既险且坚”,炮攻火攻均未奏效,兀良合台“乃大震鼓钲,进而作,作而止,使不知所为,如是者七日,伺其困乏,夜五鼓,遣其子阿术潜师跃入,乱斫之,遂大溃”(《元史兀良合台传》)。在昆泽,俘获大理国王段兴智。敌方余众依阻山谷者,兀良合台命裨将继续进击。但进至乾德哥城时,兀良合台患病,遂将军事委付其子阿术。

1255年,阿术奉父命又进取赤秃哥(今贵州西部)、罗罗斯(今四川凉山地区)等地。二年间,平大理五城八府四郡以及乌、白等蛮三十七部。

1256年,他奉命北上夹击四川宋军,取道乌蒙,抵马湖江(今金沙江下游),进军嘉定(今四川乐山)、重庆、合川,与四川蒙古军会师后返回大理。

侵吞南宋

1257年,兀良合台以大理平定,遣使向蒙哥报捷,并且建议在这里设治,得到允准。他在这一带建立十九个万户府,下设千户、百户,确立了蒙古贵族的统治,为后来云南行省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忽必烈攻下大理,完成了蒙古对南宋的侧后大迂回;兀良合台在大理设治,使蒙古后来南北夹击南宋时在西南有了一个可靠的基地。

就在1257年,蒙哥汗决定大举伐宋。1258年二月,蒙哥亲自率军进入西蜀,同时命塔察儿、张柔攻长江中游,在东面配合;又命兀良合台引兵北上,约定于1259年正月会师潭州(今湖南长沙)。

1257年年底时,兀良合台已从大理进入交趾,战败其国主陈日煚,并在陈日煚请求归附后班师。

在接到蒙哥军令后,兀良合台即率四王骑兵三千,蛮、僰万人,攻入宋广南西道。在连破横山寨(今广西田东)、宾州(今广西宾阳)、贵州(今广西贵县)、来宾(今广西来宾)、象州(今广西象州)、柳州(今广西柳州)的一些关隘后,经柳州以北的义宁、灵川、兴安、全州,进入湖南。由于宋军截击,兀良合台折向西北,攻破沅州(今湖南芷江)、辰川(今湖南沅陵),再折东挺进,于十一月中旬渡过湘江,抵达潭州(今湖南长沙)城下。潭州宋军二十万迎战,兀良合台挥师夹击破之。这时兀良合台得知忽必烈军已在进攻鄂州(今湖北武昌),遂围住潭州,并派人向忽必烈禀告军情,忽必烈遣军相援。闰十一月时,忽必烈决定北返争夺汗位,允许贾似道求和,遣铁迈赤迎兀良合台于岳州(今湖南岳阳)。兀良合台自岳州抵鄂州;1260年二月,他率领的军队在浒黄洲渡江北上与忽必烈大军会合。

1260年三月,忽必烈在开平召集忽里台,登上汗位。兀良合台在四月抵达上都,支持忽必烈为汗。其子阿术,自从攻大理起随父征伐,屡立战功,遂随忽必烈为宿卫,后系元初一员主将。

征服俄罗斯

6世纪以后,东斯拉夫人分布居住在基辅到伊尔门湖一带。9世纪,他们的部落发展成一些设防的城镇,称之为公国。882年,诺夫哥罗德王公鲁克里征服了基辅和第聂伯河西岸各公国,形成了以基辅为中心的大公国,其统治者称为大公,国家称作罗斯。鲁克里将国土分为数国,分封诸子而治,以基辅为都城。10世纪,罗斯从附近的东罗马帝国接受了东正教。罗斯在雅罗斯拉夫统治时代逐渐强盛。

12世纪,罗斯分裂为基辅,斯摩棱斯克,契尔尼果瓦,也烈赞,诺夫哥罗德,罗斯托夫-苏兹达尔等10多个小公国,以基辅大公为宗主,后逐渐独立。1169年,基辅大公国解体,迁都到弗拉基米尔。13世纪,各公国时分时合,互相混战,东北部罗斯罗斯托夫-苏兹达尔改称为弗拉基米尔公国,西南罗斯建立了加里兹公国,合并了波多里亚,沃伦,基辅等公国的一部分,西北部波洛茨克并入立陶宛大公国。当时全罗斯领土不大,其东境不过伏尔加河支流翰迦河。中亚草原的钦察人时常侵扰罗斯境内。罗斯南部各大公为了避免遭受钦察人的侵扰和战胜其他公国,常常与钦察各部联姻,以壮大自己的实力。

钦察部首领迦迪延逃到罗斯向其女婿求援后,密赤思老大公联络南罗斯各王公,在基辅商议抵抗蒙古的事宜。诸王公对此争论不休,密赤思老大公说:钦察人虽与我们是世敌,但是大敌当前,救钦察就是救我们自己。如果把钦察人推向蒙古人,壮大了他们的力量,早晚我们将在罗斯的土地上迎接蒙古大军。不如先发制人,主动进攻,将蒙古人挡在国门之外。于是诸王公同意出兵,商定在钦察人的土地上与蒙古军作战,并派使者请弗拉基米尔大公出兵相助。哲别,速不台闻知罗斯人准备联合攻击蒙古时,派出10名使者到基辅会见各位王公,表示蒙古没有进犯罗斯的意图,只是讨伐钦察人,不要听信钦察人的挑拨。况且钦察人常年侵扰罗斯境内,不如与蒙古和兵同伐钦察,共分果实。罗斯诸王不理,杀死蒙古使者。

1223年春,密赤思老大公联合基辅,加里兹,契尔尼果瓦公国的军队出兵钦察草原,与弗拉基米尔,库尔斯克,斯摩棱斯克等公国以及钦察部的军队组成10万大军,集结于第聂伯河下游准备迎击蒙古军。溃散各地的钦察人听说10万大军要痛击蒙古人,纷纷赶来加入联军参战。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仅仅有2万军队的哲别和速不台再派使者去见罗斯诸王公,对他们说:你们听信钦察人的谗言,杀害我们的使臣,集结军队向我们宣战。我们对天发誓说不侵犯你们,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请你们不要进兵挑起战争。我们蒙古人是不怕打仗的,但是要把道理讲清楚。罗斯诸王公觉得蒙古人不过如此,于是放回使者转告蒙古将领,坚持要与蒙古军约战。

密赤思老大公自信可以战胜蒙古军,不等基辅等诸公国军队,独自率所部的万余骑兵东渡第聂伯河。密赤思老大公击溃蒙古前锋军,俘获受伤落马的蒙古军前锋将领,交与钦察人杀之。罗斯大军随后陆续渡河,蒙古军且战且退,后全军东撤。罗斯联军狂追蒙古军12天,至迦勒迦畔时,发现蒙古军已经严阵以待。此时,术赤派来的蒙古援军赶到了战场,蒙古军与罗斯联军隔河对峙。罗斯联军分为南北两部屯军,南军以基辅军,契尔尼果瓦军组成,北军由加里兹军,钦察军组成。哲别派出6000骑兵佯攻罗斯联军,进攻不胜又佯败而去,罗斯联军的年轻王子们则乘胜追击。一些罗斯老将领提出要慎重出击,等待判明敌情后再发动进攻,但遭到少壮派王公们的反对。

1223年5月31日,蒙古军与罗斯联军在迦勒迦河展开大战。蒙古侦察掌握了罗斯联军的兵力部署情况后,哲别命令蒙古军右翼猛攻对方的钦察军,切断罗斯北军的退路。钦察军在蒙古军的猛攻下慌乱溃退,冲乱了加里兹军的战斗队形。蒙古军发起左翼和中路的全线冲锋,罗斯北军由于阵型混乱而大败,在蒙古骑兵的强力冲击下溃不成军。密赤思老大公抛弃了他的将士,自己乘船逃回对岸,并将迦勒迦河上的船只全部烧毁以防止蒙古军追击。结果,罗斯北军在河滨遭到蒙古军的肆意杀戮,几乎全军覆没。南军的基辅军扎营于河对岸的高地上,目睹加里兹军战败而按兵不动。蒙古军击破罗斯北军后,乘胜挥师渡河,进围罗斯南军。罗斯南军腹背受敌,仓促抵抗了3天后乞降。密赤思老大公逃出战场,蒙古军一部追击并围歼了他的部下,密赤思老大公屈膝唯求免死,蒙古军许之。在迦勒迦河战役中,罗斯联军损兵7万,有6位王公被处死,70位贵族阵亡,蒙古军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弗拉基米尔公国的军队来援途中,得知联军战败的消息,急忙退走。蒙古军乘胜长驱直入,蹂躏了南罗斯的广大地区,进入克里木半岛,攻陷速达黑城。1223年终,哲别和速不台凯旋东归。饱掠回师的蒙古军途径不里阿耳部所居之地,不里阿耳人率军阻击,蒙古军以伏击战全歼了不里阿耳人的军队,不里阿耳臣服于蒙古。随后,蒙古军降服了里海滨海地区的撒克辛人,进至康里部,康里部首领带兵来拒,战败后也投降蒙古。

1224年,速不台奉成吉思汗之命率军东行,在蒙古西部地区与成吉思汗的大军会师,哲别奉命留守钦察草原。不久,屡建战功的蒙古骁将哲别病死于咸海西部的康里境内。

作战方法

哲别,速不台二将奉成吉思汗之命率兵2万余骑追击花剌子模的摩柯末,扫荡高加索山脉南北,破罗斯联军,转战3年,征服14国,破城40余座,歼敌近17万,行程5000余公里,以极小的代价取得了极大的战果。哲别,速不台对高加索地区及南部罗斯的进攻是战略武力侦察,是拔都西征欧洲的前奏。

哲别与速不台在作战中运用的主要战略战术有:追击战,伏击战,围城战,袭击战,运动战,歼灭战和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等。

追击战:哲别,速不台扫荡高加索和南俄的前因就是奉成吉思汗之命,追击花剌子模的摩柯末。蒙古军从撒马尔罕城下出发,渡过河姆河,经过今阿富汗,伊朗,伊拉克等国,最终将摩柯末逼迫至里海小岛上,后其死于该地。

伏击战:1221年10月,哲别,速不台军在格鲁吉亚的首都东部分兵迎战格鲁吉亚的3万十字军。哲别以5000人设伏,速不台领兵佯败,诱敌进入伏击圈,令格军3万人马多半覆没。

围城战:蒙古军攻破徒斯,哈马丹等城,均采取围城攻坚的战术。

袭击战:蒙古军屯兵于里海西岸的穆甘平原驻冬,格鲁吉亚人以为蒙古人不可能在天寒地冬的情况下发动攻击,不料蒙古军突至其首都第比利斯城下。格军毫无准备,以万人仓促迎战,被蒙古军斩杀过半。

运动战:1223夏季,罗斯联军10万集结于第聂伯河下游准备迎击蒙古军。哲别,速不台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采取诱敌远离其境,伺机出战的战术,将敌人拖至有利的地区而歼灭。

歼灭战:迦勒迦河战役是举世闻名的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歼灭战经典战例。

分化瓦解:蒙古军进入高加索北部地区后,阿兰人联合钦察人和其他突厥部迎战蒙古军。哲别采取分化瓦解策略,派使者带礼物去见钦察部首领,诱使钦察人弃其盟友而去,最后蒙古军又出其不意的大败钦察人。

各个击破:1223年的迦勒迦河战役中,罗斯北军渡河与蒙古军激战时,罗斯南军目睹北军覆没而不援。蒙古军破北军后攻南军,南军抗守3日后乞降。

影视资料

小巴特尔扮演的速不台(也译书部台),是由王文杰导演的30集历史连续剧,斥资六千万,完整地展现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波澜壮阔的一生,从铁木真出生,到统一蒙古,直至西征病逝,时间跨度长达80余年。全剧忠实于历史,不仅表现了成吉思汗的丰功伟绩,也对他的残酷和独断如实反映。本剧于2000年拍摄,2004年在中央电视台首播。

征夏灭金

1226年,速不台随从成吉思汗出征西夏,攻下撒里畏兀儿的斤、寺门等部以及德顺、戎、兰、会、洮、河诸州。第二年,他闻知成吉思汗死讯,遂还师。

灭金主将1229年,窝阔台即汗位,以秃灭干公主下嫁速不台。不久,窝阔台决定南向伐金,速不台又是军中主将之一。1230年,他参与攻潼关之役失利,窝阔台加以责备,但拖雷称“兵家胜负不常,请令立功自效”。从1231年春天起,他就在拖雷麾下效力,作为大军的右翼,先攻克陕西宝鸡,入大散关,而后绕道南宋境内的凤州(今陕西凤县东北)、洋州(今陕西洋县)、兴元(今陕西汉中)、金州(今陕西安康)、房州(今湖北房县),然后渡汉水向北,兵锋直指汴京(今河南开封)。

由拖雷、速不台等完成了右翼的战略迂回运动后,1232年正月,窝阔台率中军在白坡渡过黄河,东向攻下郑州,两军对汴京形成钳形攻势。驻守潼关的完颜合达统率金主力军南下堵截拖雷,未能得逞,又奉金帝之命转向东北援汴。当蒙古军队进至钧州(今河南禹县)西北的三峰山时,金兵围之数匝,适逢风雪大作,蒙古军队进击大胜,金军三十五万精锐部队几乎全军覆没。关于如何对付合达大军,拖雷曾向速不台问以方略,速不台说:“城居之人不耐劳苦,数挑以劳之,战乃可胜也。”(《元史速不台传》)三峰山战役的胜利正是这个军事方略实施的结果。在三峰山战役以后,金军已无力抵御,蒙古军队很快攻占河南多数地方。三月,窝阔台与拖雷北返,命速不台率军三万,进围汴京,经略河南。速不台统诸道兵围攻汴京,要求金方投降。金帝完颜守绪送曹王讹可为质,并派使者议和,但不久金方将士杀死蒙古使者,和谈破裂。汴京一片混乱,十二月时,金帝逃离京城,在1233年春节期间先渡黄河向北,后又折回河南,从长恒进至归德(今河南商丘县)。

不久,金汴京西面元帅崔立宣布投降,速不台在四月达青城,接受崔立献送的金后妃、宗室和宝器。速不台杀金荆王、益王等全部宗室近臣,遣人送金后妃与宝器给窝阔台,而后在四月二十日进入汴京。速不台曾企图屠城,被耶律楚材谏止。当时汴京已满城萧索,饥人相食,速不台下令听任城内居民北渡黄河以就食存活。后金帝从归德逃奔蔡州(今河南汝南),1234年正月,蒙古军与宋军相配合攻破蔡州,金帝自缢而死,金朝灭亡。蔡州之役,速不台虽未亲临前线,但也是在他的统率下获胜的。

元史

《元史速不台传》

速不台,蒙古兀良合人。其先世猎于斡难河上,遇敦必乃皇帝,因相结纳,至太祖时,已五世矣。捍里必者生孛忽都,众目为折里麻。折里麻者,汉言有谋略人也。三世孙合赤温,生哈班。哈班二子,长忽鲁浑,次速不台,俱骁勇善骑射。太祖在班朱尼河时,哈班尝驱群羊以进,遇盗,被执。忽鲁浑与速不台继至,以枪剌之,人马皆倒,余党逸去,遂免父难,羊得达于行在所。忽鲁浑以百户从帝与乃蛮部主战于长城之南,忽鲁浑射却之,其众奔阔赤檀山而溃。

速不台以质子事帝,为百户。岁壬申,攻金桓州,先登,拔其城。帝命赐金帛一车。灭里吉部强盛不附,丙子,帝会诸将于秃兀剌河之黑林,问:“谁能为我征灭里吉者?”速不台请行,帝壮而许之。乃选裨将阿里出领百人先行,觇其虚实。速不台继进。速不台戒阿里出曰:“汝止宿,必载婴儿具以行,去则遗之,使若挈家而逃者。”灭里吉见之,果以为逃者,遂不为备。己卯,大军至蟾河,与灭里吉遇,一战而获其二将,尽降其众。其部主霍都奔钦察,速不台追之,与钦察战于玉峪,败之。壬午,帝征回回国,其主灭里委国而去。命速不台与只别追之,及于灰里河,只别战不利,速不台驻军河东,戒其众人爇三炬以张军势,其王夜遁。复命统兵万人由不罕川必里罕城追之,凡所经历,皆无水之地。既度川,先发千人为游骑,继以大军昼夜兼行。比至,灭里逃入海,不月余,病死,尽获其所弃珍宝以献。帝曰:“速不台枕干血战,为我家宣劳,朕甚嘉之。”赐以大珠、银罂。癸未,速不台上奏,请讨钦察。许之。遂引兵绕宽定吉思海,展转至太和岭,凿石开道,出其不意。至则遇其酋长玉里吉及塔塔哈儿方聚于不租河,纵兵奋击,其众溃走。矢及玉里吉之子,逃于林间,其奴来告而执之,余众悉降,遂收其境。又至阿里吉河,与斡罗思部大、小密赤思老遇,一战降之,略阿速部而还。钦察之奴来告其主者,速不台纵为民。还,以闻。帝曰:“奴不忠其主,肯忠他人乎?”遂戮之。又奏以灭里吉、乃蛮、怯烈、杭斤、钦察诸部千户,通立一军,从之。略也迷里霍只部,获马万匹以献。帝欲征河西,以速不台比年在外,恐父母思之,遣令归省。速不台奏,愿从西征。帝命度大碛以往。丙戌,攻下撒里畏吾、特勤、赤闵等部,及德顺、镇戎、兰、会、洮、河诸州,得牝马五千匹,悉献于朝。丁亥,闻太祖崩,乃还。己丑,太宗即位,以秃灭干公主妻之。从攻潼关,军失利,帝责之。睿宗时在藩邸,言兵家胜负不常,请令立功自效。遂命引兵从睿宗经理河南。道出牛头关,遇金将合达帅步骑数十万待战。睿宗问以方略,速不台曰:“城居之人不耐劳苦,数挑以劳之,战乃可胜也。”师集三峰山,金兵围之数匝。会风雪大作,其士卒僵仆,师乘之,杀戮殆尽。自是金军不能复振。壬辰夏,睿宗还驻官山,留速不台统诸道兵围汴。癸巳,金主渡河北走,追败之于黄龙冈,斩首万余级。金主复南走归德府,未几,复走蔡州。汴降,俘其后妃及宝器以献,进围蔡州。甲午,蔡州破,金主自焚死。时汴梁受兵日久,岁饥,人相食,速不台下令纵其民北渡以就食。乙未,太宗命诸王拔都西征八赤蛮,且曰:“闻八赤蛮有胆勇,速不台亦有胆勇,可以胜之。”遂命为先锋,与八赤蛮战。继又令统大军,遂虏八赤蛮妻子于宽田吉思海。八赤蛮闻速不台至,大惧,逃入海中。辛丑,太宗命诸王拔都等讨兀鲁思部主也烈班,为其所败,围秃里思哥城,不克。拔都奏遣速不台督战,速不台选哈必赤军怯怜口等五十人赴之,一战获也烈班。进攻秃里思哥城,三日克之,尽取兀鲁思所部而还。经哈咂里山,攻马札儿部主怯怜。速不台为先锋,与诸王拔都、吁里兀、昔班、哈丹五道分进。众曰:“怯怜军势盛,未可轻进。”速不台出奇计,诱其军至漷宁河。诸王军于上流,水浅,马可涉,中复有桥。下流水深,速不台欲结筏潜渡,绕出敌后。未渡,诸王先涉河与战。拔都军争桥,反为所乘,没甲士三十人,并亡其麾下将八哈秃。既渡,诸王以敌尚众,欲要速不台还,徐图之。速不台曰:“王欲归自归,我不至秃纳河马茶城,不还也。”及驰至马茶城,诸王亦至,遂攻拔之而还。诸王来会,拔都曰:“漷宁河战时,速不台救迟,杀我八哈秃。”速不台曰:“诸王惟知上流水浅,且有桥,遂渡而与战,不知我于下流结筏未成,今但言我迟,当思其故。”于是拔都亦悟。后大会,饮以马乳及蒲萄酒。言征怯怜时事,曰:“当时所获,皆速不台功也。”壬寅,太宗崩。癸卯,诸王大会,拔都欲不往。速不台曰:“大王于族属为兄,安得不往?”甲辰,遂会于也只里河。丙午,定宗即位,既朝会,还家于秃剌河上。戊申卒,年七十三。赠效忠宣力佐命功臣、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河南王,谥忠定。子兀良合台。

《元史雪不台传》

雪不台,蒙古部兀良罕氏。远祖捏里弼生孛忽都,雄勇有智略。曾孙合饬温生哈班、哈不里。哈班生二子:长虎鲁浑,次雪不台。太祖初建兴都于班朱泥河,今龙居河也。哈班驱群羊入贡,遇盗见执,雪不台及兄虎鲁浑随至,剌盗杀之,众溃去,哈班得以羊进帝所,由是父子兄弟以义勇称。虎鲁浑以百夫长西征,破乃蛮,立战功。

雪不台以质子袭职,七年,攻桓州,先登,下其城,赐金币凡一车。十一年,战灭里吉众于蟾河,追其部长玉峪,大破之,遂有其地。扈从征回鹘,其主弃国去,雪不台率众追之,回鹘竟走死。其帑藏之积尽入内府,赐宝珠一银罂。十八年,讨定钦察,鏖战斡罗思大小密赤思老,降之,奏灭里吉、乃蛮、怯烈、杭斤、钦察部千户,通立一军。十九年,献马万匹。二十一年,取馺里畏吾、特勤、赤悯等部,德顺、镇戎、兰、会、洮等州,献牝马三千匹。太宗二年,大举伐金,渡河而南,睿宗以太弟将兵渡汉水而北,会河南之三峰山。金大臣合达诸将步骑数十万待战,雪不台从睿宗出牛头关,谋曰:“城邑兵野战不利,易破耳。”师集三峰,金围之数匝,将士颇惧。俄而风雪大作,金卒僵踣,士气遂奋,敌众尽殪。河南诸州以次降破。四年夏,雪不台总诸道兵攻汴,金义宗走卫州,又走归德,又走蔡州。癸巳秋,汴将以城降,其冬攻蔡。六年春,金亡。雪不台以汴民饥,纵使渡河就食,民德之。是年诏宗王拔都西征,雪不台为先锋,战大捷。十三年,讨兀鲁思部主野力班,禽之。攻马札部,与其酋怯怜战漷宁河,遣偏师由下流捣其城,拔之。是时,北庭、西域、河南北、关陇皆底定,雪不台功力居多。初,太祖征西夏,闵其久于行间,敕还省觐。雪不台对曰:“君劳臣佚,情所未安。”帝壮而听之。又金帅合达见获,以不屈死,犹问雪不台安在,请一识之。雪不台出谓曰:“汝须臾人耳,识我何为?”曰:“人臣亦各为其主,卿勇盖诸将,天生英豪,其偶然邪。吾见卿,甘心瞑目矣。”定宗三年,卒于笃列河之地,年七十有三。至大元年,赠效忠宣力佐命功臣、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河南王,谥忠定。

新元史

《新元史速不台传》

速不台,兀良合氏。兀良合为塔立斤八族之一。蒙古俗,闻雷匿不敢出。兀良合人闻雷则大呼与雷声相应。故人尤骁悍。

速不台远祖捏里必,猎于斡难河上,遇敦必乃汗,因相结为按答。捏里必生孛忽都,众目为折里麻,译语有知略人也。孛忽都孙合赤温,生哈班、哈不里。哈班二子:长忽鲁浑,次速不台,俱善骑射。太祖在巴勒渚纳,哈班驱群羊以献,遇盗被执。忽鲁浑兄弟继至,以枪刺一人杀之,余党逸去,遂免父难。忽鲁浑以百户从太祖,与乃蛮战于阔亦田之野,遇大风雪。忽鲁浑乘风射之敌败走。

速不台,以质子事太祖,亦为百户。太祖即位,擢千户。七年,从太祖伐金,攻桓州,先登,拔其城,赐金帛一车。

十一年,太祖以蔑儿乞乘我伐金收合余烬,会诸将于和林,问:“谁能为我征蔑儿乞者?”速不含请行。太祖壮而许之。山路险峻,命裹铁于车轮,以防摧坏。速不台选裨将阿里出领百人先行,觇蔑儿乞之虚实,戒之日:汝止宿必载婴儿具以行,去则遗之,使若挈家而逃者。蔑儿乞见之,果以为逃人,不设备。十三年,速不台进至吹河大破之,尽歼其众。

十四年,太祖亲征西域,命速不合与者别各率万人,追西域主阿刺哀丁,戒以“遇彼军多,则不与战,而俟后军。彼逃,则亟追勿舍。所过城堡降者,勿杀掠。不降则攻下之,取其民为奴。不易攻,则舍去,毋顿兵坚城下。”时西域主弃撒马尔罕远遁,速不合、者别渡阿母河,分路追之。西域主逃入里海津中,未几病死。尽获其珍宝以献。事具《西域传》。太祖日:“速不台枕戈血战,为我家宣劳,朕甚嘉之。”赐以大珠银瓮。速不台与者别遂入其西北诸部,诸酋皆望风纳款。

西域军事略定,十六年,太祖命速不台与者别进讨奇卜察克,循里河之西入高喀斯山,大破奇卜察克之众,杀其部酋之弟玉儿格。其子塔阿儿匿于林中,为奴所告,执而杀之。速台纵奴为民,还以闻,太祖曰:“奴不忠于主,肯忠事他人?”并戮之。奇卜察克酋遁入斡罗斯境,速不台、者别引兵至喀勒吉河,与斡罗斯战于孩儿桑之地,斩获无算。速不台奏以蔑儿乞、乃蛮、怯烈、康邻、奇卜察克诸部千户,通立一军。从之。初,太祖命速不台、者别以三年为期,由奇卜察克返至蒙古地,与太祖相见。至是二将凯旋,遵太祖之命而返。

十九年,太祖亲征西夏,以速不台比年在外,恐其父母思之,遣归省。速不台奏,愿从西征,太祖命度大碛以往。二十一,年破撒里畏兀、特勒、赤闵等部,及德顺、镇戎、兰、会、洮、河诸州,得牝马五千匹,悉献于朝。二十二年,闻太祖崩,乃还。

太宗即位,尚秃灭干公主。从太宗伐金,围庆阳。我军及金人战于大昌原,败绩。命速不台援之。二年,速不含与金将完颜彝战于倒回谷,又失利,为太宗所贡。睿宗曰:“兵家胜负不常,宜令速不台立功自效。”遂命引兵从睿宗南伐。

三年冬,出牛头关,遇金将合达率步、骑十五万赴援。睿宗问以方略,速不台曰:“城居之人,不耐劳苦。数挑战以劳之,乃可胜也。”睿示从之。四年正月,大败金于三峰山,合达走钧州,追获之。合达问:“速不台安在?愿识其人。”速不台出曰:“汝须臾人耳,识我何为?”合达曰:“大臣各为其主,我闻卿勇盖诸将,故欲见之。”其为敌国畏服如此。

三月,从太宗至汴。金人议守汴之策,舍里城而守外城。外城,周世宗所筑,坚不可攻。速不台以步、骑四万围之,又征沿河州县兵四万,募新兵二万,共十万人,分屯百二十里之内。大治攻具,驱降人负薪填堑,彀强驽百张,攻城四隅,仍编竹络盛石投之,未几称石高与城等。守者亦仿制竹络,盛所投之石还击之,复以铁罐盛火药投于下,爆发,声闻数十里,名曰震天雷,迸裂百步外。我军冒牛皮至城下,穴隧道。城人缚震天雷于铁縆。缒击之,又制喷火简箭,激射十八步。我军惟畏此二器。攻十有六日,城不下,乃许金人和,纳其质曹王讹。

四月,车驾北还,留速不台统所部兵镇河南。速不台谬为好语曰:“两国已讲好,尚相攻耶?”金人就应之,出酒炙犒师,且赂以金币。乃退驻汝州,托言避暑,掠其粮餫,俟饥疲自溃。已而金飞虎卫士杀使臣唐庆等三十余人,和议中败。速不台复帅师围汴,金主弃汴北走。明年正月,追败之于黄龙岗,金主南走归德。未几,又是蔡州。金崔立以汴降,速不台杀金荆、益二王宗室近属,俘其后妃、宝器,献于行在。

七年,太宗以奇卜察克、斡罗斯诸部未定,命诸王拔都讨之,而以速不台为副。八年,速不台首入布而嘎尔部,太祖对其部降而复叛,至是悉平之。九年,入奇卜察克。奇卜察克别部酋八赤蛮数抗命,太宗遣速不台出帅,即日:“闻八赤蛮有瞻勇,速不台可以当之。”至是八赤蛮闻速不台至,大惧,遁入里海。速不台俘其妻子以献。十年,复从拔都入斡罗斯,悉取斡罗斯南北诸部,事具《拔都传》。

当拨都攻斡罗斯之属国马札儿部,速不台与诸王五道分进。马札儿酋贝拉军势盛,拔都退渡漷宁河,与贝拉夹水相持。上游水浅,易涉、复有桥,下游水深。速不台欲结筏潜渡,绕出敌后。诸王先济,拔都军争桥,反为敌乘,没甲士三十人并摩下将八哈秃。既济,诸王又以敌众,欲邀速不台返。速不台曰:“王自返,我不至杜恼河马札刺城,不返也。”乃进至马札刺城,诸王继至,遂攻拔之。拔都与诸王言曰:“漷宁河之战,速不台救迟,杀我八哈秃。”速不台曰:“诸王惟知上游水浅,且有桥,遂渡而与战,不知我于下游结筏未成。今但言我迟,当思其故。”于是拔都亦悟。后大会,饮以马乳及葡萄酒;言征贝拉时事,推功于速不台。拔都与诸王饮酒先酌,诸王怒,拔都驰奏其事。时定宗先归,太宗切责之,谓诸王得有斡罗斯部众,实速不台之力云。

太宗崩,诸王会于也只里河,拔都欲不往。速不台日:“大王于族属为兄,安得不往?”拔都卒不从其言。定宗即位,速不台俟朝会毕,遂请老,家于秃剌河上。定宗三年,卒,年七十三。至大三年,赠效忠宣力佐命功臣、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河南王,谥忠武。子兀良合台。

初随铁木真

其远祖已与敦必乃(或作屯必乃薛禅)相结纳,至铁木真时已有五世。其先世世系为:高祖捏里必,曾祖孛忽都,祖合赤温,父哈班。哈班有二子,长为忽鲁浑,次即速不台。铁木真在班朱尼河时,哈班驱群羊进献,遇盗,忽鲁浑与速不台前来救援,持枪刺杀,哈班才脱险,群羊终于献达。

速不台以质子身份效力于铁木真,先为百户长。他勇猛善战,在铁木真统一蒙古高原各部的战争中已作为“朵儿边那孩思”(四狗)之一而闻名漠北草原。在1208年大蒙古国建立时,他已是成吉思汗所封的95个千户长之一。1211至1215年间,他是伐金战将,1212年攻桓州,率先登城获捷,成吉思汗命赐金帛一车。1216年或1217年,成吉思汗派他出征逃窜于畏兀儿以西的蔑儿乞残部。进军时,速不台令先行裨将阿里出带婴儿行进,夜宿后留下婴儿,就像是携家而逃的人。蔑儿乞部见后信以为真,不加防备。速不台大军进至垂河(今楚河),将蔑儿乞部击灭。此役,《圣武亲征录》系丁丑,即1217年,而王恽《兀良氏先庙碑铭》与《元史速不台传》系于己卯,即1219年。

据《史集》所记,速不台战败蔑儿乞部霍都时,花剌子模摩诃末已率军进至锡尔河以东毡的一带。成吉思汗曾命速不台,若遇花剌子模军队,当避免交战,但摩诃末麾军进击,速不台被迫应战,几乎将摩诃末俘获。又,《兀良氏先庙碑铭》记,“辛巳(1221),追灭里吉酋长霍都,与钦察战于玉峪,败之”。此纪年有误,且“与钦察战于玉峪”事,今难以详考。

子嗣

兀良哈台(Uryankhadai,1201年-1272年),开国功臣速不台长子,蒙古兀良哈部人,蒙古帝国窝阔台汗、蒙哥汗时大将。早年曾充当成吉思汗的怯薛军。因是功臣世家,受命护育皇孙蒙哥,后成为蒙哥的一怯薛长,掌管蒙哥宿卫。先参加拔都(成吉思汗大孙)西征,后从忽必烈灭大理吐蕃及安南战争,最后参与会师攻宋。晚年被解除兵权。至元九年,卒,年七十二。追封河南王,谥武毅。

阿术(Achu,1227—1281)蒙古兀良合部人,蒙古大将,速不台之孙,兀良哈台之子;1253年率领蒙古兵以蜘蛛人作战攀越崇山峻岭攻占大理,震惊世界,1254年奉父令,击溃宋兵三万战舰200艘攻占贵州,1255年攻占四川西部,建立蒙兵自长江东攻南宋主战略长期军事基地。1256年自云南攻伐贵州,至重庆。灭宋之后,阿术与其他军将一样被调至北方镇压叛乱的诸王。二十三年,阿术奉命讨伐叛王昔剌木等,凯旋而归。次年,又受命西征,病卒于哈剌火州(今新疆吐鲁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