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为什么听说韩信想当齐王当即大骂?

2018-04-23 15:02:15

  楚汉争霸时,齐国之地发现了一幕极富戏剧的事情。当时,韩信打败龙且二十万大军之后,突然萌生要当齐王的念头。当然,他并没有直呼白要,而是找了一个借口这样对刘邦汇报。

  韩信是这样给自己的野心披上美丽外套的:“齐人虚伪多诈,反复无常,而且又倚仗着南边与楚为邻,所以很难摆平他们。敬请汉王允许我当假齐王,以便镇定他们!”

所谓假齐王,就是齐国的代理王。这就奇怪了,为何韩信没有要求刘邦封他为真王,而偏来个假王,是不是他太不自信了?

其实,不是韩信的胆不够大,也不是韩信的实力不够强,而是韩信从来不做没绝对把握的事。他在挖掘通往齐王之路中,必须也得给自己留一条退路,这种策略我们又叫它两全之策。

想想就可知道,韩信是以半要挟半商量的语气向刘邦提出申请的,如果刘邦答应他当代理齐王,那迟早有一天也会转正的。

  但是,如果刘邦不识时务,彻底绝他齐王之路,那就对不起了,以前你夺过我一次帅位,这次你再想来夺相,门儿都没有。同时,你也别想叫我替你去攻打项羽了,甚至如果惹我不高兴,我还有可能替项羽反过来抄你的老底呢。

韩信这招就叫虚张声势,探测虚实,进退有余,实在是妙不可言。

然而,韩信这个所谓的两全之策,到了刘邦这里却成了一个两难问题。

  在刘邦看来,不管他是否答应韩信,刘邦本人都亏本。首先,郦食其本来就搞定齐王了,齐王这个位怎么轮也轮不到你的,可你却偏偏攻打齐国,害死了郦食其。这对你韩信来说是不亏什么,可是我刘邦不但亏了一个郦食其,又亏了一个盟友,更亏了一支军队呀,你韩信手里那些兵还是我叫萧何从关中派出来给你用的呢。

其次,我刘邦整天被项羽追来追去,脚力都跑没了,好不容易弄得相持不下,却受了一箭,还差点没命,现在好不容易疗好伤,从成皋回到广武坚持战斗,你都不想着怎么来帮我扶我助我,却一心想赖在齐国享受成果,高枕无忧地过你的好日子,这世界上哪有这等便宜之事啊!

所以说,韩信这个借口表面上看似合情合理,实际上却是极有心计。

以有对计的话对付亦有心计的人,不是找抽吗?

果然,当韩信的使者向刘邦传达请示时,刘邦当即就暴跳如雷,拍着桌子就戳破了韩信的嘴脸:“我被项羽困在广武哪里都去不了,日日夜夜地盼星星盼月亮地盼着你来帮我,你没有半点表示也就罢了,竟然还想自立为王!”

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混的,脑子里有几根筋,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你又何必搞这种辱没别人智商的动作呢?你这个请立假齐王的借口,不是想找抽就是居心叵测地挑斗!挑斗,那可是我刘邦一生中从未畏惧过的游戏,你以为你吓唬谁呀。

刘邦对韩信隔空大骂出口,如果不出差错的话,这肯定又是一场清理门户的火并。

  但是,就在这紧急关头,刘邦还没来得及再次跳起来对韩信的使者破口大骂时,只见张良陈平不约而同地各从一边狠狠地踩了刘邦一脚。

刘邦一下子愣住了,莫名其妙地看着旁边这两位谋略大师。

张良马上附到刘邦耳边,告诉他道:“目前楚汉相争不下,形势于汉十分不利,根本就没有实力打消得了韩信自立为王的野心,不如就此顺应他的要求,好好善待他,让他守住齐国,保持中立。不然,真的惹怒了韩信,万一他偏向了项羽那方,那天下就不可收拾了!”

刘邦一听,恍然大悟。

现在的韩信不是过去的韩信了,他的翅膀是真的硬了,动不得,更打不得了。既然如此,那只能暂时哄着他了,像哄狼狗一样地哄着他,求他乖乖地蹲在圈里不出来咬自己人就万幸了。

但骂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这叫刘邦再怎么收回来?

刘邦的回答是,我不但能收,而且还能收得特别的漂亮。

刘邦再次跳起来,高声大骂韩信使者。

但刘邦的这次大骂,不要说使者,就是韩信在他面前也会甘心接受的,甚至还会当场跪拜谢罪。因为刘邦是这样对韩信使者骂的:“男子汉大丈夫,要当王就当真王,还当什么假王呢?回去告诉韩相国,我刻好印后,马上就给他送过去!”

真不愧为天下第一号变色龙,龙卷风都没有他转得快!

果然,刘邦说话算话。春天二月,刘邦派张良给韩信送去了王印,韩信正式被刘邦封为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