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敬言天生异相,身体长得极为奇特,历经三朝活了80多岁

2018-08-15 11:41:33

历史上有许多有名帝王将相一直被后人所称颂赞扬,实际上,也有许多女子,她们作为一国之后,同样是人才辈出,不输风采。

  这其中,才华横溢的有之,贤良淑德的有之,人美身娇的更是数不可数,非要举例的话,例如:汉武帝之后窦漪房,清太宗之后孝庄,更出名的,还有唐高宗之后武则天,她们无不姿态出众,令人敬仰。

然而,今天要提的一位皇后,她可能并不如以上的几位出名。但是,她历经三朝活到了85岁才去世,是历史上最高寿的皇后。并且,因为她特殊的身材,常常被人所熟记。

那么,这个女人是谁呢?

1537155629103268.png1537155629103268.png

她就是陈宣帝的皇后——柳敬言。

  柳敬言出身名门,曾祖父柳世隆,是南朝齐侍中、司空、尚书令,受封贞阳忠武公。祖父柳恽,在南朝梁很有名声,官至秘书监,死后追赠为侍中、中护军。父亲柳偃是大梁朝长城公主的驸马,舅舅则是后来的梁元帝萧绎

柳敬言自小就十分聪慧懂事,九岁的时候父亲早早去世,她便一力承担起家中的大大小小的事务,并且,处理的非常好。时年适逢战乱,无奈之下柳敬言只好投靠于她母亲的娘家舅舅萧绎。

  萧绎手下有一员大将,叫做陈霸先,因为平定战乱有功,萧绎便要赏赐他。

  一方面,经过长时间相处萧绎一直都十分欣赏自己的外甥女柳敬言,另一方面,萧绎对陈霸先确有拉拢之心,因此顺水推舟的,萧绎便把柳敬言许给了陈霸先的侄子陈顼

1537155617432978.png1537155617432978.png

  柳敬言嫁给陈顼不久,便为他产下一子,取名陈叔宝。后来,陈霸先逐渐掌持朝政,功高盖主,一举废掉当时的皇帝梁敬帝,然后,自己上位,是为陈武帝。

  陈霸先一生战败北齐,建立陈朝,然而,遗憾的是,他生下的四个儿子中三个早夭离世,一个被隋朝所俘,最后,他的皇位只好传给了他最喜爱的侄子陈蒨,即陈文帝。

  陈文帝去世之后他的儿子陈伯宗继位,又为陈顼所废,陈项自立为陈宣帝。翌年,陈顼封柳敬言为后,长子陈叔宝为太子。

古史中多赞柳敬言容貌优美,姿态大方,还提及她“身长七尺二寸”可见她身材十分颀长,可是,也有描述她“手垂过膝”,就有些奇怪了。

  “手垂过膝”这一词其实多次用来形容过许多帝王将相的身体特征,例如:历史上司马炎刘备宇文泰等人,但是,放在女子身上就很少了,柳敬言大概是史上唯一一个有此特征的皇后了,可谓是极其特别的存在。

柳敬言出身名门,因此,为人处事上也颇具大家之风,虽贵为皇后却并不以己权势而压迫他人,非常宽和大方。实际上陈宣帝很早的时候,就有过妻室,登基之后,还把之前的妻子钱氏封为贵妃,十分的宠爱她。但是,柳敬言并没有因此对其产生妒恨之心,相反的,她对钱氏十分友好。常常宫里有什么供奉,总是让钱氏先挑选,而自己居于她后。

而且,为了免除后宫干政落人口实,她也从来不为自己的亲戚旁系谋取一官半职,十分谦恭慎行。陈宣帝感动于她的为人,一直对她非常敬重。

除了为人大方知礼以外,柳敬言的性格中还包含了许多刚毅果敢,为了大义舍生忘死的成分。

陈宣帝去世时,举国悲痛,兴王陈省早就对皇位存有想法,因此,他趁乱之际,举刀欲刺杀太子陈叔宝。国不可一日无君,陈叔宝生死事关本朝兴亡,紧急关头,柳敬言全然未顾及己身,拼命为未来的皇帝也是自己的儿子挡下刀子。

  陈叔宝登基以后,柳敬言顺其自然的被尊为皇太后

1537155640359934.png1537155640359934.png

但是,当时天下并不太平,陈省举兵造反,陈叔宝一直在养病中,不堪大用。一方面要处置和诛杀陈省,另一方面又要提防隋朝大军的形势。之后,柳敬言凭借自己的谋略与机智,一一化解,军事天分极高。

但是,尽管如此,在陈叔宝病好之后,柳敬言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贪权之心,立刻便把朝中的政务大权全部交还给他。

陈叔宝在位期间,并没有像他的父亲宣帝一样发愤图强励精图治,反而昏庸无道,终日寻欢作乐,喜好作一些靡靡之音,政事推拒不管。听闻有消息称隋朝对其举兵欲攻打陈朝的时候,陈叔宝也不以为然。很快敌军入侵,打得他措手不及连番战败。

  祯明三年(589),隋文帝一举攻进城内,陈朝被灭,陈叔宝也一起被隋军所俘。

1537155655102905.png1537155655102905.png

所以,柳敬言作为前陈朝的皇太后也在被困之列,形同人质被迁往洛阳居住。不过隋文帝好在十分欣赏柳敬言的为人,非但没有为难她,反而时时给予她优待,赐其奴婢和居所,之后,柳敬言一直活到85岁才去世,安葬在洛阳的邙山。

这位历史上最长寿的皇后,她的一生从来不曾失去自我,机智果敢,令人敬佩。

《陈书》中评价其:

“后时年九岁,干理家事,有若成人。”“后美姿容,身长七尺二寸,手垂过膝。”“后性谦谨,未尝以宗族为请,虽衣食亦无所分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