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木儿东征
帖木儿东征

  公元1403年春,时年67岁的跛子帖木儿(Timur lenk,或者叫Tamerlane)在横扫了整个小亚细亚半岛之后,达到了他事业的顶峰。至此,他已经连续征战长达6年之久,在半个亚洲大陆上散布着灭绝人性的恐怖屠杀:1398年,他从自己位于乌兹别克的首都撒马尔罕出发,进攻北印度,屠杀德里;1399年在伊朗;1400年在土耳其;1401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屠杀巴格达和大马士革;1402年回到土耳其,在7月20日的安卡拉会战中俘虏了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巴耶西德。后组织百万大军远征明朝,因病暴毙于行军途中,史称“帖木儿东征”。

帖木儿与成吉思汗的关系 帖木儿与朱棣的关系

  帖木儿成吉思汗

帖木儿成吉思汗之间的关系有两种:一种是帖木儿就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后代;另一种是帖木儿是突厥人,跟成吉思汗没有任何关系,帖木儿不过是借着成吉思汗的名声。不管帖木儿成吉思汗是什么关系,都不能否认帖木儿强大的战斗力,征战40年未曾有败仗的记录。

帖木儿画像

关于帖木儿说法也有两种:一种说他身高有一米九,高大强壮;另一种说法是他在阿富汗抢劫牲畜的时候,落下残疾,右腿终身残疾。之后帖木儿被称为跛子狂人。

  帖木儿出生在成吉思汗建立的四大汗国之一的察合台汗国。当时的汗国内乱被一分为二,而帖木儿虽然是跛子,但是凭借自己的智慧混到了国家大臣的位置。之后帖木儿霸气上位统一察合台汗国。接下来就是帖木儿疯狂的征服之路。他带领自己的军队,一步一步征服其他三个汗国,但是他的军队所到之地,肆意烧杀劫掠,百姓们都苦不堪言。

  而在帖木儿征战过程中,他还遇到了成吉思汗的真孙子脱脱迷失,甚至帮他成了一国之主,但是因为脱脱迷失的背叛。帖木儿之后就把他的国家也征服了。再然后帖木儿的目标就转向了当时的强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成功攻下之后,帖木儿打算远征中国,但是七十多岁的高龄,加上饮酒过度,帖木儿在途中去世。

帖木儿成吉思汗还有一层关系,帖木儿一直想要追随甚至是超越成吉思汗。但是后人认为帖木儿只学了成吉思汗的表面,并没有学到他的大智慧。

  帖木儿 朱棣

  帖木儿朱棣是两个紧密联系的名字,那么帖木儿朱棣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呢,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元朝建立明朝。明太祖要求西域各国依照元例进贡。从明洪武二十年起,帖木尔曾多次遣使进贡。1396年,帖木尔扣押各国使节,包括中国与土耳其使节,表示对外宣战,开始第二阶段的国土扩张。

  洪武三十年帖木儿再次扣押、虐待明朝使节。而大明成祖朱棣,汉族,是明朝第三位皇帝,1402年-1424年在位,年号永乐,故后人称其为永乐帝、永乐大帝、永乐皇帝等。元顺帝至正二十年四月十七日,朱棣生于应天府。早起被封为燕王,洪武三十一年十二月,为了提防朱棣造反,建文帝朱允炆派工部侍郎张昺为北平布政使,都指挥使谢贵、张信为北平都指挥使。随后又命都督宋忠屯兵驻开平,并调走北平原属燕王管辖的军队。后来朱棣发动靖难之役,起兵攻打建文帝。1402年朱棣在南京登基,改元永乐。

  朱棣登基后,在政治、经济、军事方面进行改革,改革之后,明朝逐渐壮大,后来在朱棣的领导之下,帖木儿不敢再犯中国,朱棣驾崩后谥号体天弘道高明广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庙号太宗,葬于明长陵。嘉靖十七年九月,明世宗改谥为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改上庙号为成祖,以上便是帖木儿朱棣的关系。

...查看更多

称霸中亚的帖木儿大帝为什么要向明朝称臣呢?

帖木儿帝国,是中亚河中地区突厥贵族帖木儿开创的大帝国。在帖木儿帝国刚建立的过程中,周边的所有强大的帝国无一能够避其锋芒,都倒在了帖木儿大帝的脚下。经过三十年的征服战争,帖木儿大帝最终在撒马尔罕建立起领土从德里到大马士革,从咸海到波斯湾的大帝国。

由于帖木儿大帝在其40多年的戎马生涯中,战功卓著,无论是蒙古人、波斯人、印度人、马穆鲁克亦或是新兴的奥斯曼土耳其人都不得不向帖木儿的俯首称臣,因此西方人将其称为世界征服者。

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元朝建立了大明王朝后,朱元璋要求西域各国依照元朝时的旧例进贡。从洪武二十年(1388年)起,帖木儿希望与明朝建立军事联盟,共同打击蒙古人,多次遣使臣来明朝进贡。

帖木儿晚年,由于其一生征战无不让敌人闻风而降,所以他开始想摆脱与明朝的臣属关系。

  在明朝永乐二年(1404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帖木儿率领20万大军东征中国,结果在进军中国的途中病死了,终结了其辉煌的征战史。

帖木儿远征大马士革,见城墙过于坚固,对士兵冷笑道:去帖木儿远征大马士革,见城墙过于坚固,对士兵冷笑道:去

在帖木儿死后,由于其没有立储君,所以帖木儿帝国陷入汗位的争斗中,最后帖木儿第四子沙哈鲁胜出,成为帖木儿帝国的新汗王。之后,沙哈鲁重新派遣使臣与明朝建建立外交关系,同时恢复对明朝的朝贡。直到帖木儿帝国灭亡,都还是明朝的藩属国。

...查看更多

帖木儿东征的详细经过?东征过程中击败了哪些国家

  公元1403年春,时年67岁的跛子帖木儿(Timur lenk,或者叫Tamerlane)在横扫了整个小亚细亚半岛之后,达到了他事业的顶峰。至此,他已经连续征战长达6年之久,在半个亚洲大陆上散布着灭绝人性的恐怖屠杀:1398年,他从自己位于乌兹别克的首都撒马尔罕出发,进攻北印度,屠杀德里;1399年在伊朗;1400年在土耳其;1401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屠杀巴格达和大马士革;1402年回到土耳其,在7月20日的安卡拉会战中俘虏了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巴耶西德。后组织百万大军远征明朝,因病暴毙于行军途中,史称“帖木儿东征”。

  据当时在撒马尔罕的阿拉伯人回忆,帖木儿自古出兵,后勤工作从未做得如此次这般扎实,真是粮积若山,马羊成海。公元1404年11月27日,他率军离开撒马尔罕,踏上了“中国圣战”之旅。在冬季翻越白雪茫茫的天水固然辛苦,,但总比忍受塔里木盆地的酷夏要舒服一些。部队推进至锡尔河时遭遇大雪,河面开始结冰。帖木儿在河岸上驻扎了足足50天,等河冰冻结实。这期间,他去祭拜了一位伊斯兰教圣人的陵墓,可能还和家族内部的一些人发生了争执。在过去的几年中,帖木儿最优秀的几位子孙相继去世,令他极其悲痛,哀叹自己没有成吉思汗的福气,虽然百战百胜,但总得自己亲自出马才能解决问题。

1532398467378398.png1532398467378398.png

帖木儿的前锋部队,也就是从塔什干出发的右路军已经在公元1405年新年翻越天山,1月6日推进至伊犁河。当日地球、土星、水星连珠,巫师占曰不利兵主,帖木儿心情大坏。但他还是渡过锡尔河,并命令右路军总司令、他的皇孙哈里·苏丹加紧进军,务必在三月初拿下蒙古斯坦,而自己则暂时留在讹打刺。这位哈里·苏丹刚刚狂热地爱上了一个黑人女仆,在帖木儿家族内部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他打起仗来还是不负众望,于2月下旬推进至别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萨尔县北破城子,位于吐鲁番的东北方,上面的地图标到吐鲁番的西北方是错的,那其实是乌鲁木齐),此处离明帝国西部边界重镇哈密卫还剩大约400公里。

直到现在,明帝国才发觉可能要出事。没有人知道哈里·苏丹是打算就此止步,还是南攻嘉峪关,或东走居延海。总之“朝廷闻帖木儿假道别失八里率兵东,敕甘肃总兵官宋晟儆备。”

  宋晟是朱元璋开国时的老将,曾在江西、广西等地作战,后来“四镇凉州,前后二十余年,威信著绝域”。朱棣对他极为信任和欣赏,“进后军左都督,拜平羌将军……专任以边事,所奏请辄报可。”不过,公元1400年伊斯坎达攻略于阗等地,宋晟却坐视不救(当然那是在“靖难”期间)。可能宋晟当时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多次请求回南京,朱棣都不同意,直到他在1407年病逝。朱棣起兵之日,良臣猛将尚多,但此时张玉、王真、陈亨、张武、谭渊等大将均已死,邱福、刘才、陈珪、郑亨、孟善、火真诸将皆为一勇之夫,“或从起籓封,或率先归附,皆偏裨列校,非有勇略智计称大将材也。”(邱福本来被寄予厚望,但他后来指挥失误,在蒙古全军覆没,朱棣震怒,从此以为“诸将无足任者,决计亲征。”)能独当一面者,惟朱能一人(他于1406年病死在征安南的路上);以谋略著称者,也独姚广孝一人。降将中,平安、何福、顾成虽号称宿将,但都难堪重任,盛庸耿炳文则早已自杀,李景隆被软禁在家。

  1404年的明朝实在是多事之秋,朱棣在这年十月“籍长兴侯耿炳文家,炳文自杀。”十一月,“下李景隆于狱”。耿炳文、李景隆的人品和才能自不足道,但毕竟为降将之首,二人无端得罪,朱允炆旧臣难免人人自危。此前,属国安南(越南)发生政变,“八月丁酉,故安南国王陈日煃弟天平来奔。”朱棣已经开始准备南征安南了。为了追捕朱允炆,郑和也正在东南沿海加紧造船。这样看来,朱棣的后方实在问题多多,很难全力投入与帖木儿的大战。所幸北元自被蓝玉击垮后,一直分崩离析,尚不足为患。

1532398498967635.png1532398498967635.png

  撇去缺乏良将劲卒不谈,明朝此时最大的问题有二:一是信息不灵,对帖木儿来袭缺乏准备;二是内部潜在叛徒颇多。据《明史·西域火州传》记载:“永乐四年五月,命鸿胪丞刘帖木儿护别失八里使者归,因赍彩币赐其王子哈散。明年遣使贡玉璞方物。使臣言,回回(即中亚人)行贾京师者,甘、凉军士多私送出境,泄漏边务。帝命御史往按,且敕总兵官宋晟严束之。”众所周知,甘、凉军士中回族蒙古族多,尤其是穆斯林多,此次事件显然与前一年帖木儿东征有关。他们既能私送回回行贾京师者出境,还敢“泄漏边务”,当然也会在战场上临阵倒戈。由此看来。多异族内奸的明军西北军队内部组织能力堪忧,在面对穆斯林国家的强大攻势面前难免出内奸。

  但帖木儿自身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据《新元史·卷二百二十八·列传第一百二十五》所载:帖木儿遂大举伐明,募精兵二十万,以粮运不给,载谷数百车,军行至沃野,即播种之,弃异日之军食。又驱牝骆驼数吉头,如饷乏,则餐其乳以济饥。中途遇大雪,士马僵毙。

可见帖木儿帝国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但由于其远征的路线十分遥远,途中多为戈壁荒漠,荒无人烟且白天酷暑难耐夜晚严寒冰冷。后勤压力仍十分巨大,部队补给多依靠沿途播种或军士喝骆驼奶强撑。即便走到大明西北边境也是人马疲惫。更何况其在途中还“遇大雪,士马僵毙”。可见帖木儿远征军虽号称20万之众,但并不占天时地利。相对于严阵以待的明朝西北军队,还是有很大劣势的。

1532398533860949.png1532398533860949.png

其次,帖木儿东征军队只是号称20万精锐(实际兵员可能10万左右),相对于明朝110万左右的战兵动员能力,显得很少。仅其东征第一站明西北诸卫就有15万5千的军队。其战斗力虽达不到上乘,但相对于守备江浙河洛地区的内地军户仍遥遥领先。即便帖木儿首战告捷战胜明军,正常情况下其自身损失也很大。更何况帖木儿帝国边境地带离大明也有千里之遥,一旦首战失利其在短时间之内将得不到任何有效兵源补给,明军若主力借此反扑,帖木儿大军将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中国西北地区的众多穆斯林也许是个重要兵源地带,但迫于明朝的压力,穆斯林们会不会投向帖木儿都是个问题。即便这些穆斯林真的全心全意的为帖木儿卖命,大部从商或种地的回回临时征兆为战兵,其说到底还只是一群杂役农民,连明朝内地军户都不如,与驻扎在河南地区的朱棣亲率明军主力更是天壤之别。

因此帖木儿雄途伟业的远征更像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赌博,只有西北决战与河南决战全部大胜,帖木儿才有可能稳占中国的半壁江山。反之一旦远征军出任何不测,不仅帖木儿大汗本人的声誉性命难保,帖木儿帝国也将陷入国力大损的境地。数十年内都难以支撑起下一次战略性的远征。

...查看更多

帖木儿东征有着哪些准备?与明朝有着什么冲突

  帖木儿东征明帝国的主要目的,一是在于重建成吉思汗帝国,二在于宣扬伊斯兰教。其实帖木儿帝国和成吉思汗帝国还是有区别的,成吉思汗重在真正地扩张领土,而帖木儿则主要是建立傀儡政府,扩张势力范围,自己亲自统治的土地不过中亚周围。帖木儿在西亚、南亚、东欧都是这么做的,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在东亚也准备这么做,说白了就是在中国建立一个或几个臣服于他的伊斯兰教国家。

  经过十多年的情报侦察,帖木儿对新疆和中国北部和中部的地形、兵力部署已经了如指掌。当时叫“蒙古斯坦”,后来叫“突厥斯坦”的新疆地区本来就是察合台汗国属地,此时其西部基本上均臣服于帖木儿,北部属于北元的势力范围,东部则臣服于明朝。公元1400年,帖木儿的孙子伊斯坎达就在蒙古斯坦发动过一场战争,攻下了于阗等地,一直推进到塔里木河中游。他的成就引起了几个无能长辈的嫉妒,于是被召回撒马尔罕,以违反军队节度的罪名软禁至死。这位小军事天才死时年仅15岁。帖木儿虽然不是察合台家族的直系后代,但若御驾亲征,以强大的实力征服整个蒙古斯坦自当易如反掌。虽然如此,但帖木儿还是努力撮合着自己几个孙子与蒙古部落首领女儿的婚事,甚至向北元的使者们开空头支票说:“帖木儿的子孙岂能与成吉思汗的子孙相提并论?朕千秋万岁之后,自当在成吉思汗的子孙中择贤而立……”

1532399089704585.png1532399089704585.png

帖木儿已经有了一张极其详尽的军用地图,按照他自己挑选的线路,他的骑兵从于阗到北京需要走161天。在突厥斯坦和甘肃、陕西行军,最大的挑战是水源匮乏。军用地图上面标有所有重要的水源,但它们依然难以供应他的大军。因此帖木儿决定:自己先率20万精兵东征,并留一部分士兵沿路屯田,此后从中亚逐年调援兵。兵力不是问题,他的印度之战动用了80万军队,俄罗斯之战30万,土耳其之战超过50万。何况“元时回回遍天下”,新疆、甘肃、陕西、宁夏、内蒙、四川等地的穆斯林和蒙古人也都是潜在的兵源。

  为了防止远征计划的机密泄漏,1404年冬天,所有外国人都被勒令离开撒马尔罕,其中也包括克拉维约大使。虽然如此,但通过分析帖木儿此前的一些言行,我们还是可以猜测出他的大致进军计划:若初期的外交、间谍和军事行动都不顺利,就实行缓策,夺取蒙古斯坦,等待援军,再图攻明;中策,占领蒙古斯坦,直入河西走廊,夺取关中地区,先巩固陕甘宁,再等援军,徐图中原;急策,若北元和蒙古斯坦积极配合,明军又不堪一击,就沿黄河长驱东进,截断大运河,与北元围攻北京城。黄河流域已定,再图江淮,因为那里河流纵横,不适合他的重骑兵运动。要找个中国青年(最好是穆斯林),宣传他是出逃的朱允炆,立他为中国皇帝(当然是傀儡),以与朱棣对抗。此外,还要积极策反明军中的蒙古族回族、知识分子(他们普遍对朱棣不满)这三类人。

  明帝国虽然努力学习唐朝制度,但依然继承了很多宋朝弊政,军队内重外轻就是一大问题。朱元璋时,“京军三大营,一曰五军,一曰三千,一曰神机……洪武四年,士卒之数,二十万七千八百有奇。成祖增京卫为七十二。又分步骑军为中军,左、右掖,左、右哨,亦谓之五军。”吏部侍郎王邦瑞摄兵部,因言:“国初,京营劲旅不减七八十万,元戎宿将常不乏人。自三大营变为十二团营,又变为两官厅,虽浸不如初,然额军尚三十八万有奇。”可见明朝开国时,京军三大营总兵力有七八十万,洪武四年裁减至二十万七千八百有奇,永乐初年又扩编到三十八万有奇。洪武二十六年,把全国划分为17个“都指挥使司”(简称都司,即军区):北平、陕西、山西、浙江、江西、山东、四川、福建、湖广、广东、广西、辽东、河南、云南、贵州、大宁、万全都司,以及后改设的北平行都司、陕西行都司、福建行都司、山西行都司、中都留守司等。如果帖木儿来犯,能够及时进行有效抵抗的,只有陕西都司和陕西行都司两个军区。

1532399111250977.png1532399111250977.png

明边军实行卫所制,“五千六百人为卫,千一百二十人为千户所,百十有二人为百户所。”陕西都司下辖20卫:西安左护卫、西安右护卫、西安中护卫、西安前卫、西安后卫、延安卫、绥德卫、平凉卫、庆阳卫、宁夏卫(明中期以后分为宁夏前卫、宁夏中卫等)、临洮卫、巩昌卫、西宁卫、汉中卫、凉州卫、庄浪卫、兰州卫、秦州卫、洮州卫、甘肃卫、山丹卫,以及凤翔千户所、金州千户所等几支小部队。另有西河中护卫,后改云南中护卫,调离陕西。永昌卫、凉州卫、庄浪卫、西宁卫、山丹卫后来调给陕西行都司,陕西都司于是还剩下15卫2所。

陕西行都司本来只有3卫3所:甘州卫、肃州卫、镇番卫、镇夷千户所、古浪千户所、高台千户所,洪武十二年后分甘州卫为甘州左卫、甘州右卫、甘州中卫、甘州前卫、甘州后卫,共五卫,又从陕西都指挥使司调来永昌卫、凉州卫、庄浪卫、西宁卫、山丹卫,合计12卫3所。

综上所述,帖木儿要对付的明军一线兵力共计27卫5所,满额总兵力约15万5千人。二线兵力为山西、河南、四川都司,山西都司7卫5所,河南都司12卫6所,四川都司14卫3所,共计33卫14所,满额总兵力约20万人。其余部队距离太远,很难在半年内赶赴陕西、甘肃前线。

1532399131537560.png1532399131537560.png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数字均为理论最大值,而且把所有的“所”都视为千户所,而没有考虑百户所的情况。明末兵力往往不及满额兵力的三分之一,“支粮则有,调遣则无。比敌骑深入,战守俱称无军。即见在兵,率老弱疲惫、市井游贩之徒,衣甲器械取给临时。”明初的情况应当好很多,但问题依然存在,且一般性伤病、换防、屯田造成的减员势所难免。另一方面,帖木儿的20万军队数字可能也有夸大,但以其国力看,不会夸大太多,此后的援军估计也不会少于此数。我估计双方的一线和二线战斗人员都应该略多于10万人,帖木儿可以在蒙古斯坦临时征兵,明朝也可以在陕甘宁当地临时征兵。论士兵数量,没有哪方占据绝对优势。明军占有防御地利,帖木儿也以擅长攻坚闻名。从纯军事角度看,双方的实力属于同一个档次。当然,帖木儿的部队都是跟他连打了8年仗的百战之余,战斗经验丰富。明军上层虽经过朱元璋的清算缺乏帅才,但基层官兵中大多是经历了反元斗争及靖难之役的百战强军,且军事防御体系完备。所以两军各有优势。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