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唐文宗李昂命名的唐代三绝绝在何处?

  唐开元年间,裴旻因母亲去世,请画家吴道子在天宫寺作壁画超度亡魂。吴道子说:“好久没作画了,如果裴将军一定要我画的话,只好先请将军舞一曲剑舞,来发我的灵感。”

  裴旻当即脱去孝服,持剑起舞,只见他“走马如飞,左旋右抽”,突然间,他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被抛起数十丈高的剑,竟然能用手持的剑鞘接住,使其直入鞘中。围观者为之震惊,赞叹不已。吴道子也被那剑舞气势所感动,画思敏捷,若有神助,于是,挥毫图壁,飒然风起,一幅壮观的壁画就绘成了。

据记载,裴旻官至“左金吾大将军”。

  李白的诗不用说,流传下来的诗脍炙人口,广为传诵。他不仅文采斐然,也曾从裴旻那里学剑。其剑术也是十分了得,他“十五好剑术”、“剑术自通达”,造诣非同一般。文宗时,称李白的诗、张旭的草书、裴旻的剑舞为“三绝”,世人称他们三人分别为“诗仙”、“草圣”、“剑圣”。虽然“三绝”中,没有李白的剑术,但其剑术之高仅次于裴旻,居唐朝第二。

唐文宗李昂在位做了哪些事?唐文宗李昂在位做了哪些事?

据统计,《全唐诗》李白诗中“剑”字共出现了107次,除去作为地名的“剑阁”3次,“剑壁”1次,武器之“剑”犹有103次之多。属于剑的“铗”出现了1次、“吴钩”1次、“吴鸿”1次、“湛卢”1次、“干将”1次、“莫邪”1次、“青萍”2次、“秋莲”2次、“霜雪”2次、“匕首”3次、“龙泉”4次。总计,“剑”字共出现了118次(统计时把“吴钩霜雪明”,“空余湛卢剑”,“剑花秋莲光出匣”,“拙妻莫邪剑”,“吾家青萍剑”分别计做1次),分布在106首诗中,约占全诗总数的10%。可见,李白对剑是情有独钟的。

张旭是一位极具个性的草书大家,据《旧唐书》记载:“每醉后号呼狂走,索笔挥洒,时称张颠。”因他常喝得大醉,就呼叫狂走,然后落笔成书,甚至以头发蘸墨书写,故又有“张颠”的雅称。后来,怀素继承和发展了其笔法,也以草书得名,并称“颠张醉素”。

  张旭,字伯高,一字季明,以草书著名,诗也别具一格,以七绝见长,与李白、贺知章等人共列“饮中八仙”。与贺知章、张若虚、包融号称“吴中四士”。

  其《古诗四帖》全卷书古诗四首,计188个字。通篇气势磅礴,布局大开大合,落笔千钧,狂而不怪,书法气势奔放纵逸。无论从通篇还是从局部单字来看,都会被流动、曲折,藏锋使转直入,动人心魄的阳刚线条所打动。正因如此,张旭草书被历代书法家所推崇,誉其为“草圣”。明人本道生云:张旭草书“行笔如空中掷下,俊逸流畅,焕乎天光,若非人力所为”。

其实,如果再加上画圣吴道子的绘画,就是标准的“四绝”了。

...查看更多

“诗仙”李白的师父竟然是第一剑圣裴旻 也难怪!

诗仙李白的诗句天下传颂,流传千古,直至今日一直为人所称道,不可谓奇人也。当然作为刀剑迷的小编跟大家谈的不是李白的诗,也不是李白,而是李白的剑法师傅——裴旻

裴旻,唐开元间人,据记载官至“左金吾大将军,号称天下第一剑。而他的剑法到了何种境界?唐朝文宗皇帝的时候,曾向全国发出了一道罕见的诏书,御封李白的歌诗、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大唐“三绝”,能与李白的诗,张旭的草书一起为大唐三绝,可见绝对非凡人之姿

而据《独异志》载,他“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漫引手执鞘承之,剑透空而入,观者千百人,无不凉惊栗”。被抛起数十丈高的剑,竟然能用手持的剑鞘接住,使其直入鞘中,真是剑技绝招。当时,几千名围观者为之震惊,赞叹不已。大诗人李白曾从其学剑。裴并以善射著名。任北平守时,北平多虎,他一日射虎三十头,见《新唐书·李白传》。

王维《赠裴旻将军》

这里可能有人会指出,唐文宗昭文里封的是剑舞,表演性质更高。那是否如此呢?当然不是,裴旻虽然善于舞剑,但他既不是舞蹈家,更不是表演杂技的,而是一名能征善战的将军。《朝野佥载》载:“裴旻与幽州都督孙佺北征,被奚贼所围。旻马上立走,轮刀雷发,箭若星流,应刀而断。贼不敢取,蓬飞而去。”当然,战场上他并没有使剑,不过在唐朝军队里剑已被刀所代替(习太云《中国武术史》),但也说明其武艺高强(也就是传说中的终极利器——唐刀!刀身修长、窄而直,犀利无比,是现在日本刀的鼻祖,被日本遣唐使偷去技艺,从而在二战中对中华人民犯下滔天大罪!)。鸿门宴上有项庄舞剑,亚父范增并不是因为他剑舞的好看才让他上场,而是想利用他高明的剑法来刺杀刘邦。所以说,裴旻的剑术不单舞起来好看,更是非常实战的。

有人列举出中国历史上共有十四位圣人,他们是: 酒圣杜康 、文圣孔子、史圣司马迁、诗圣杜甫、医圣张仲景、武圣关羽 、书圣王羲之、草圣张旭 、画圣吴道子、茶圣陆羽、兵圣孙武、谋圣张良、木圣(科圣)张衡、药圣孙思邈 。如果非要在剑道中寻找一位圣人,本人认为将军裴旻当之无愧。

...查看更多

李白的诗歌、张旭的草书 大唐“三绝”还有哪些?

  但凡是中国人,一提及大唐,少有不为唐时的繁荣、强大及其璀璨之文化而骄傲的。不同于宋时经济、文化发达却武力孱弱,唐朝却是文治、武功皆备。文宗皇帝之时,曾向全国发出了一道罕见的诏书,将李白的诗歌、张旭的草书、裴旻的剑舞御封为大唐“三绝”。此“三绝”者,虽各不相同,然究其本质,亦有相通之处,皆具有大唐文化精神之鲜明特征。

  大唐之所以为大唐,更是因为其独具恢弘、豪放且鲜活的文化气质。唐太宗李世民是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在《贞观政要》中说道:“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朕所以成今日之功也。”正是他的这种兼容并蓄的执政理念,使得唐时的开放精神与包容精神,是历朝历代皆难企及的。因此,唐时的文化精神,也是博大而浑厚的,且因为西域文明的注入,又带着几分狂放不羁之表现。

到了开元、天宝年间,大唐的文化艺术发展更是到了登峰造极之水平,涌现出一大批惊才绝艳之辈,而“三绝”者,亦皆是出现于此时。“三绝”者,诗仙李白之名最是响亮,不管在其生前还是身后,皆是响彻寰宇,无人不晓;而草圣张旭,虽在书法界自创一派,有开山祖师之地位,但民间除了书法艺术爱好者,所知者甚少;至于武圣裴旻,史书记载犹少,故知者更是寥寥。不过,有意思的是,此三人者,竟然颇有交集,倘以李白为主线的话,可以发现,他不仅与张旭是资深酒友关系,且与裴旻是师徒关系,少年时曾从其学剑。

  李白,是千余年来唯一被称为“仙” 的诗人,若说唐诗代表着中国诗文化的巅峰水平,那么,李白即是此巅峰上的第一人。他一生作诗九百余篇,其诗豪放、大气、开阔,艺术手法夸张而又充满独特的想象力,往往有出神入化之感,故贺知章称其为“谪仙人”,杜甫则有“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之评价。他“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且“剑术自通达”,可谓文武全才。李白少年起便仗剑远游,足迹踏遍大半个中国,因胸怀“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之志,故一心寻求建功立业之机会。但直到四十岁,其诗文亦早已名满天下,却依然是一介布衣,犹是屡行干谒之举,所以他叹道:“我有吴越曲,无人知此音。”

四十二岁时,李白才因为贺知章之推荐,得以被玄宗皇帝赏识,且诏封翰林院。初始,李白有一种如愿以偿之快意,踌躇满志的他,甚是有股“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之豪情。但可惜的是,其时玄宗已不复早期执政之清明了,纵李白满腹经纶,然帝王心不在此,又待呼奈何!再加上“白玉栖青蝇,君臣忽行路”,玄宗因受谗言影响,对他也日渐疏远,所以他最终落得个赐金放还之凄凉下场。一腔热血化为乌有,这个打击不可谓不沉重,所以他后来才有“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之悲叹。

  政治上失意如此,李白就于酒中寻求心灵解脱与快意,更以“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之句,聊以自慰。因为,即便悲愤,李白也绝作不出唉声叹气之状。他在《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中开篇第一句即是“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表明他对以往的一种放逐态度,好也罢,坏也罢,总之不必再执意于过去的得失了。就算“人生在世不称意”,我也依然心存“明朝散发弄扁舟”之乐观。这就是李白的伟大之处,纵内心煎熬如斯,他也依然无改其豁达、豪迈之本色,是以其诗能够“悲而不颓、哀而不怨”。

同样的文字,同样的写法,也只有李白,才能写出如此磅礴大气,而又令人荡气回肠之感觉。看他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前者是对自然景观之描写,壮澜的黄河与大海,唯在李白的笔下,才能让我们知道,原来还可以更壮澜如斯。后者却是抒发“人生苦短”之情,在大时空的背景下,青春至年老竟是“朝”与“暮”的转变。所以,当诗人再发出“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之感叹时,自然也就顺理成章了。

  “心爱名山游,身随名山远”的李白,不但具有遗世独立的道教精神,亦具有豪侠之气,就像他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所言:“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馀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所以,仗义疏财如李白者,仕途追求是高尚的、远大的,渴望建功亦非贪恋一己之荣华富贵,而是因为他笃信“大丈夫有四方之志”,且他骨子里流淌着先祖李广之血液。故他在《赠张相镐二首》中写道:“本家陇西人,先为汉边将。……苦战竟不侯,富年颇惆怅。”

在长安期间,李白、贺知章等八人经常一起饮酒,杜甫戏称他们为“饮中八仙”且为此作诗一首,草圣张旭,亦在其中。在这首《饮中八仙歌》中,杜甫对李白和张旭的描写皆十分传神,甚至成为他们日后的一种身份符号。“李白斗酒诗百篇”之句即出于此,后面“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更将李白醉后狂放不羁的姿态刻画得栩栩如生。而“张旭三杯草圣传,……挥毫落纸如云烟”,不仅为草圣之名直接定位,且展现出张旭醉后挥毫之洒脱、自如。不得不说,也唯有以杜甫之境界,才能深谙诗仙与草圣的精神气质,这是属于绝世“高手”之间的默契与友谊。

张旭草书《古诗四帖》张旭草书《古诗四帖》

  张旭,亦是才华横溢、洒脱不羁之人,其个性颇为独特。他嗜饮如命,常于大醉后提笔落墨,一挥而就,抑或呼叫狂走,然后落笔成书。据传,他甚至有过醉后以头发蘸墨书写之经历,故又有“张颠”之雅称。他的书法,始化于张芝、二王一路,以草书成就最高。他书法功力深厚,字字有法,但又能够自成一家,创造出潇洒飘逸、变幻莫测的狂草。他的字深受世人所喜爱,若是偶得片纸只字,都如获至宝,世袭珍藏。

  据史载,颜真卿曾两度辞官向张旭请教笔法,诗僧怀素亦是继承张旭之狂草笔法。唐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赞之:“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

裴旻其人,有剑圣之称。据《独异志》载,其“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漫引手执鞘承之,剑透空而入,观者千百人,无不凉惊栗”。又据传,画家吴道子因见裴旻剑舞,“出没神怪既毕,乃挥毫益进”。

  唐时剑舞之风盛行,公孙大娘即是以善舞剑器闻名天下。她于民间献艺时,观看者可谓人潮似海。草圣张旭曾自言,观公孙大娘舞“西河剑器”,而得书法之神。公孙大娘的剑舞之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裴将军满堂势”,即根据裴旻将军独到的舞剑技艺改编而成。杜甫曾大为赞叹:“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可见其剑舞之精妙无双。

  公孙大娘是民间艺人,裴旻则不然,其苦练剑术是为了沙场建功,而非献艺于人前。也因此,他的剑术寻常人难得一见,然他不动剑则已,一动剑则有“惊天地,泣鬼神”之势,见之者必然终身难忘,故世间始有“剑圣”之盛名流传开来。

  “三绝”中李白和张旭都是狂放不羁之性格,裴旻我们虽知之甚少,但能够使出那般凌厉风流,且令人如痴如醉之剑舞的人,亦应为洒脱、豪放之人。不得不说,这跟彼时大唐之文化精神是有关系的,因大唐文化是有容乃大的,大唐的文人武士,纵不能在庙堂得意,也可在江湖中扬名。故所谓“三绝”者,亦是一种绝世风流,以及豪放精神之体现。

...查看更多

张旭怀素书法风格有何区别 张旭草书精髓是什么

  张旭生活的时代是一个经济繁荣,国力昌盛,文化艺术空前交流融合的时代。这一时代诞生了许多有名的诗人、书法家,如李白杜甫欧阳询、颜真卿、张旭、怀素等。这一时代也是草书空前发展繁荣的时代,而它们的代表人物便是张旭怀素。  

  张旭是唐代开元、天宝年间的书法家。生平爱喝酒,更爱酒后写作书法,其草书气势恢宏,别具一格,极有个性。他经常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就开始挥笔书写,到性情高狂的时候,他更是用头发蘸着墨水写字,因而也被世人称为“张颠”。后来有一个叫怀素的在张旭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了他的笔法,也因为狂草而得名,所以世人把怀素和张旭合在一起,并称“张颠疏狂”。

张旭擅长楷书和草书书法,在七言绝句诗方面的成就也很高,而他造诣和成就最高的,就是草书书法。他的草书书法,张狂不羁,磊落潇洒,变幻无穷。他从简单的路人争道和大娘舞剑的情境中悟得了草书笔法的技艺和神韵。得益于他在楷书书法上的长时间练习,他的草书笔法虽然张狂恢弘,但是却不偏离规矩。因而他被后人冠以“草圣”的名号。

怀素也是唐代的书法家,生于唐开元年间,是湖南长沙人。怀素从小的时候便出家为僧了,法名为藏真。怀素为人也是狂放不羁,不拘小节。他在草书艺术的历史上,也被广大书法爱好者谈论了许久。他从颜真卿的口中寻得了张旭草书艺术的奥妙,而且他也爱喝酒,也是在酒后就开始随意书写,和张旭倒是很像,因而他成了自张旭以来的草书艺术的集大成者,其笔法苍劲有力,奔放自如,以其“狂草”闻名于世。

张旭怀素是唐代两位杰出的草书书法艺术家,他们都很擅长草书笔法,而他们的草书大作也都有各自迥异的风格,各有特点。 

 张旭草书精髓是什么

  唐代在国力、经济、文化、艺术等方面的发展都是空前繁荣的。开国后的几任皇帝都勤政爱民,大力发展生产,减轻百姓负担,这让唐朝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空前强大的封建帝国,到了唐玄宗李隆基的时代,更是出现了“开元盛世”的局面,而此时文化艺术的交流和融合趋势更是旷古空前。书法也就成了当时最为普及和鼎盛的艺术,草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人大胆革新,主要的代表人物就是张旭。  

张旭草书《心经》

张旭深谙草书艺术精髓,后来的颜真卿等人的书法艺术就是由他传授的。刚开始的时候,张旭从一个公主和一个挑夫相争过路的情景中领悟到了草书的意境,又从一位大娘舞剑的姿态中领悟到了草书的神韵。张旭十分好酒,也练得一手好草书笔法,故被时人称之为“张颠”。他的草书雄浑放纵,“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情性”,勾勒出了唐代文化艺术的张狂神态。

张旭草书笔法上的境界很高,被世人誉赞为“草圣”。他在创作的时候专心致志,神态痴迷,旁若无人,看得出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对创作的严谨心态。后人只要谈到草书,必会提及到张旭此人。若论及唐代书法,可能有人对怀素、颜真卿等人的态度意见各有褒贬,但惟独对张旭只有夸叹和褒赞。

张旭草书作品有《冠军帖》、《终年贴》、《肚痛贴》、《古诗四帖》、《草书心经》等,留于后世的有《古诗四帖》、《肚痛帖》等作品。后人欣赏他的遗作时,莫不称赞其作品中表现出的雄浑的艺术神韵和创作热情,让人叹为观止。 

桃花溪 张旭描绘了什么画面

张旭是盛唐时期的书法家,他在草书书法艺术上的造诣非常高,张旭有很多传世的草书艺术作品,但随着时代变迁,留存于后世的已经寥寥无几。张旭在楷书上的笔法也是非常深厚和精妙,也因为他在楷书上所下的功夫,成就了他在草书笔法上的独特风格。另外,张旭在诗作方面的成就也是一般人所不能比的,他写的诗多为七言绝句诗,大部分都是在写山水美景。代表作品有《山中留客》、《桃花溪》等。

《桃花溪》欣赏

  张旭的诗现存于世的已经不多,仅仅只有六首,每首诗的内容都是写自然风光、山川景色,意境幽远,风格独特。陶渊明曾写过一段游记,名叫《桃花源记》,写的是一处景色优美、桃花盛开的别世渔村。而张旭的这首《桃花溪》,正是他借着《桃花源记》所刻画的幽深意境而创作出来的一首写景绝句。

  此诗写到:“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意思是说隐约看见一座被野烟隔断的长桥,便去问打渔的小船,挑花源的洞口,在这终日流不尽的溪流的哪一边。张旭通过写美景和与渔人的对话,表达了他自己向往世外桃源仙境的迫切追求。想当初陶渊明在无意间发现了武陵渔人所生活的桃花仙境,表现出他无限的惊异和向往之情,如此绝佳美景,世间难有。而这也正是张旭所要表达的心情和向往,世间不如意十之八九,想要实现人生理想难之又难,但若是有这样隔世的佳境所在,每天写书赋诗,耕田打鱼,悠闲自在,这样的生活也是很美好的。

虽然我们不清楚这里所写的桃花溪是否就是当时陶渊明找到的那条溪流,但是张旭所要表达的意境和追求却是和陶渊明一样的,虽然《桃花溪》只有短短四句,但是其中包含的悠远意境和流露出的诗人情感却是让人回味无穷的,不禁让人陷入无限的遐想之中。

...查看更多

李白:文采武功俱佳的大唐奇才怀才不遇

  公元755年,大唐天宝十四年,安碌山、史思明兵变叛乱,叛军攻陷长安,史称“安史之乱”。唐肃宗李亨的弟弟,永王李嶙邀请李白入幕府,一直怀才不遇的李白,认为这是他获得了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为了抗击安碌山他欣然答应了永王的邀请。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诗中引东晋宰相谢安,抗击前秦符坚的典故来勉励自己。足见其当时是如何的豪情万丈、气吞山河,期待一举平定胡乱,安定天下。

  由于永王在公元757年,擅自领兵东巡,引起唐唐肃宗李亨的不满,认为永王是叛乱之举,最终永王的军队被唐军剿灭,永王李嶙被杀。李白自然也受永王谋反之罪而被牵连入狱,差点被以谋反罪处死,后来是被宋若思、崔涣营救。李白出狱后在宋若思的营中为幕府,他帮助宋写了些文表,还算比较受重视,但李白一直渴望的能得到大唐朝廷的重用,施展平生抱负,为国效力。

然而,最终他不仅未能受到朝廷的重用,死罪虽被免,但以参与永王谋反而被流放“夜郎”(今贵州桐梓),因当年关中大旱,朝廷下旨大赦天下,死罪的改流放,流放以下的罪全部赦免。李白在去夜郎流放的途中被赦免,经过长期的流离辗转,李白终获自由。在乘船顺长江急流而下时的诗作,《早发白帝城》足见他当时喜悦之心情。

  他与好友贾至于洞庭湖上泛舟赏月,赋诗抒怀,发思古之幽情。后又回到宣城、金陵旧地重游。61岁时,生活相当窘迫,贫病交加,投奔其族叔当涂县令(今安徽马鞍山)李阳冰。公元762年,李白把手稿交给了李阳冰,赋《临终歌》而与世长辞,一代诗仙就此谢幕,惜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李白天纵英才,其文采无人能比,论开武功,其剑术超人,可惜一生怀才不遇。以往对李白有一事不明白,这样聪明绝伦的一个人,为何不能去考个状元?这就得考察唐朝的科举制度,在古代重农抑商的时代背景下,在唐朝能参与科考的人,只能是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或地主家庭出身的子弟。

李白从来没有参加科考的记载,并非他恃才傲物,睢不上科举考试,而是他的出身很可能来自商人家庭。这恐怕才是李白考不成状元的直接原因,否则,以李白之才考个状元,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事。但是,出身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这也是李白一生不得重用的人生缺陷。“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李白有报国之志,却无赏识明君,可谓生不逢时,壮志难酬,令人惋惜!但其留下无数优美诗篇,流传四方,为后世人们所敬仰,足谓其一生之才华。世间虽已无李白,但愿天堂有李白。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