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真简介 宋代时期女诗人幽栖居士朱淑真生平

  朱淑真(约1135~约1180),号幽栖居士,宋代女诗人,亦为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时在世,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中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于仕宦之家。夫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终致其抑郁早逝。又传淑真过世后,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其余生平不可考,素无定论。现存《断肠诗集》、《断肠词》传世,为劫后余篇。

一、其生平,传世载籍多记载为“自号幽栖居士,祖籍浙江海宁路仲,世居桃村。工诗,嫁为俗吏为妻,不得志殁”。幽栖居士之说,最早见清王士祯《池北偶谈·朱淑真璇玑图记》,

学术界已断为伪托;世居桃村,则不详其说从来。此外各项均见宋魏仲恭《断肠集序》,而据集中《春日书怀》“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可知,其夫亦曾仕宦。因此除钱塘人,出身宦家,生活不幸外,诗人生平今已难详考。

二、有关朱淑真的籍贯身世历来说法不一,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江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南宋初年时在世。其父曾在浙西做官,家境优裕。幼颖慧,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素有才女之称。相传因父母作主,嫁予一文法小吏,婚后生活很不如意,抑郁而终,其墓在杭州青芝坞。

...查看更多

揭秘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

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淘尽万古英雄汉;

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

入夜金华闻雨泣,南渡仓惶,魂梦长江隔。

独自飘零人不识,归来谁共秋花摘。

惟喜芳祠留故国,窗下清泓,能浣凌云笔。

千载郁情当一掷,新词岂再多商律。

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

如今,已是千年已过,不知双溪舴艋舟是否依旧载不动许多愁?只是这愁早已换了人家吧。罢罢罢,红颜已去,朱门早就褪了颜色,而我也只能在千年后的今天,与诸君共忆李易安。

  如果把人生最美好的阶段叫做黄金时代,那么易安的黄金时代就是动荡来临之前。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

却把青梅嗅。

——《点绛唇》

  那时候的易安还待字闺中,娇憨活泼,天真无忧。18岁那年,李清照嫁于太学生赵明诚为妻,清照与丈夫情投意合,如胶似漆,“夫妇擅朋友之胜”,一同研究金石书画,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

卖花担上,

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

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

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

徒要教郎比并看。

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

  丈夫赵明诚在外做官时,那一年的重阳节,李清照作了那首著名的《醉花阴》,寄给在外当官的丈夫: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

  可惜好景不长,战乱就那样突然而至,于是,易安从此不再易安,颠沛流离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曾有人说,真正大智慧的女人,当兼有小女儿的情态和大女人的情怀。遍阅青史,唯有李清照而已。丈夫的弃城而逃,成就了“易安君”: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易安君的气魄让这世间大多数男儿都羞愧,国破的悲伤让她变得更加愁绪满怀,她是站在历史的最高层俯视众生,她有一种最深层的寂寞: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

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香残酒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

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赵明诚死后,李清照行无定所,身心憔悴。不久嫁给了一个叫张汝舟的人。然而好运气似乎忘了这位才华横溢的女子。用现在的流行语讲,张汝舟就是一渣男。企图以婚姻骗取李清照半生积累的金石古玩。

于是易安是何等刚烈之人,宁可坐牢也不肯与“驵侩”之人为伴:

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

  我们仿佛可以隔着千年时光,依稀看到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站在满地黄花的背影里叹息,我们仿佛仍然可以感受到当时她琴棋书画、吟诗作对的那种才华和魅力。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明朝杨慎在《词品》说道:

宋人中填词,易安亦称冠绝,

使在衣冠,当于秦七、黄九争,

不独争雄于闺阁也。

  站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任时光老去,而易安仍旧以她悲天悯人的情怀以及自己独特的才华屹立在我们对她深深地追思里,每当读到她的诗词,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在那一首首愁怨的诗词里不禁涌出无尽的坚韧之气,更留下了无尽回味和思考。

...查看更多

吴淑姬的代表作有哪些?关于她的评价如何?

长相思令

烟霏霏,雪霏霏。

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醉眼开,睡眼开,疏影横斜安在哉?

从教塞管催。

作品赏析

关于这首词的来历,是有一个故事的。

  南宋

荼蘼花神吴淑姬

荼蘼花神吴淑姬

学家洪迈在其《夷坚志》和王世贞的《艳异编。卷三十》,还有冯梦龙的《情史》一书中,对此都有记载。

吴淑姬本出身在穷苦人家,却遭不幸被当地一恶少长期霸占。后来别人还诬陷并告发她有偷情的行为,因而被捕入狱。当时审理此案的郡僚,知道她是冤枉的,更对她的才华也早有所耳闻。于是命令狱卒打开她身上的枷锁,对她说:“久慕你的文采非凡,我也是怜香惜玉的人。如果你今天能即兴作一首自咏的好词,我就会把你的冤情转告太守。这样一来,兴许能替你开脱罪名,还你清白之身。否则,你会很危险的。”

吴淑姬说道:“这个没问题,请大人出题吧。”时正值冬末春初之际,积雪未消,寒梅怒放,郡僚便让她以此情景为题,作一首《长相思令》。

吴淑姬,约公元一一八五年前后在世失其本名,湖州人.吴淑姬,约公元一一八五年前后在世失其本名,湖州人.

不一会,她就作出了这一首有名的《长相思令》。

“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霏霏,形容大雪纷飞纷乱的样子。恶劣的天气下,无情的雨雪正摧残着不幸的梅花。可她所向往的春天,会在何处回来呢?这一句话的潜台词,其实就是在问:在这不公的世道里,我蒙受了不幸的冤屈。不知那位解救我的大人,如今又在何处?

“醉眼开,睡眼开。疏影横斜安在哉,从教塞管催。”各位,请睁开眼吧,小心看吧,暗香疏影的梅花依然在那里傲放。尽管传来悠悠的羌笛声想要将它催落,可是,它会毫无所惧的。

郡僚听后深受感动,他不仅收藏了这首词,而且第二天就告知了太守。君子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一个女子从此也重获了自由。

  这首词的弦外之音,是不言而喻的。霜雪欺凌下的梅花,有着傲霜斗雪的精神,有着无比高洁的灵魂。而这株梅花,比喻的就是作者自己。吴淑姬借物自咏,笔法运用得细腻婉转,使之读来寓意深刻,真切感人。惠淇源在其《婉约词》书中收录了这首词,并注解为:迎春小词,以景衬情,寄喻颇深。春日且至,而窗外烟雨霏霏,雪堆梅枝。不禁想到“春从何处回”!

  南宋人黄升在《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中收录其词作三首,并写有:“淑姬,女流中黠慧者,有《阳春白雪》词五卷,佳处不减李易安。”其中“黠慧”二字,颇值得玩味。

也许,这首词就是一个最好的印证。

  ——文章摘自青若的《冰肌玉骨未肯枯——那些写词的宋朝女子》

小重山

谢了荼蘼春事休。

无多花片子,缀枝头。

庭槐影碎被风揉,莺虽老,声尚带娇羞。

独自倚妆楼。一川烟草浪,衬云浮。

不如归去下帘钩。

心儿小,难着许多愁。

张玉娘,宋代文学家,仅活到27岁,后人将她与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并称张玉娘,宋代文学家,仅活到27岁,后人将她与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并称

作品赏析

荼蘼花欲谢,春意正阑珊。

有幸还瞥得见零星的花瓣,点缀在花枝上。空气中,暗暗流动着少许清香的气息。

云锁朱楼,门扉深闭。庭院寂寂春不语,秋千架上空无人。

风乍起,把几棵槐树斑驳的树影,无情地揉碎了一地。远处隐约传来几声黄莺的啼叫,这声音虽有几分清脆,可一声一声的像是在,催促着春天的归去。

眼看春天就要离开,花儿也要凋谢。

往事惊心。。。。。。

一个女子,凄然失落下一声轻叹:落花时节不逢君。

她轻

吴淑姬

吴淑姬

移莲步,来到了楼前。软软地倚靠着栏杆,把一泓秋波,温情脉脉地流向了远方。

  自由飘忽的白云下面,是一望无际草凄烟迷的景象。细长而浓密的芳草,随风一波一波地翻卷。那些芳草,就如一阵阵汹涌的浪涛,拍打着她。她的胸口,忽然有些隐隐作痛。

她叹气,起身回屋,轻轻地放下了帘钩。

屏山半掩人惆怅,残烟袅袅起寂寥。

她无奈地问自己:“为什么人的心,偏偏就生得这样的小?这教我又如何能装得下,那么多的愁啊!?”

吴淑姬的这首词,是借阑珊的春意来伤景怀人。其笔调轻柔浅伤,隐约凄迷。《宋词鉴赏大辞典》的一书中,收录并精彩地赏析了这首词。

  从词中,我们还可以捕捉得到吴舒姬当年的那种无奈和悲戚。比如“不如归去下帘钩”,还有“心儿小,难着许多愁”这些句子,和李清照《永遇乐》里写的是“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武陵春》里的“载不动许多愁”,简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吴淑姬的愁太多,心太小,她无法装下。李清照则是愁重如山,她无论如何也承载不起。

《青楼红粉好文章》1983年版《青楼红粉好文章》1983年版

吴淑姬自创了“花片子”和“草浪”两个新词语。《古今词统》眉批云:“竹浪、柳浪、麦浪与草浪而四”,即指吴淑姬自创新词“草浪”,直可与前人所创“竹浪、柳浪、麦浪”相媲美。

  烟草之意象,是作者用来寄托自身情感来进行抒怀的。芳草的无情,恰好似游子外出不归的无情。如《楚辞》里写的:“王孙游兮不归,芳草生兮萋萋。”范仲淹的《苏幕遮》:“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还有冯延巳《临江仙》词里的:“夕阳千里连芳草,萋萋愁煞王孙”。

  清朝乾隆间文人陆昶,在其所著《历朝名媛诗词》卷十一处曾评吴淑姬言:“笔甚轻倩,能以致胜,人云不减易安,却不及易安温雅。”

诚然,她是不能与易安相比的,但她也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所谓“袭故而弥新,沿浊而更清,便是上乘”。我更喜欢这种,意境柔美婉约且翻新出奇的词。

  苏轼言:“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

许是因众芳飘零,怜它是开在春天最寂寞的花。许是喜它经常出现在古典诗词中,能带给我一份千百年前的美丽与哀愁。荼蘼花对我来说,一直都存在着极大的诱惑。

一个人产生的愁绪,既是无形,也是凌乱的。但它绝非是,莫名而来。

无人获知她心中隐藏坚守的那个秘密,也无人知道她当时曾执著而焦急地等着谁。她依然痴痴地等,等待着春天最后一瓣荼蘼花儿,从枝头凄美地飘落,直至零落成泥。

天地间,一切早烟消云散。

  只是从此,不知这世间还有没有人再记得那一道茕茕孑立的清瘦身影?还记得一个女子曾经的心花怒放,以及一阕花开到荼蘼的伤悲呢?

——文章摘自青若的《冰肌玉骨未肯枯——那些写词的宋朝女子》

惜分飞

岸柳依依拖金缕。

是我朝来别处。惟有多情絮。

故来衣上留人住。

两眼啼红空弹与。未见桃花又去。

一片征帆举。断肠遥指苕溪路。

祝英台近

粉痕销,芳信断,好梦又无据。

病酒无聊,敧枕听春雨。

断肠曲曲屏山,温温沈水,都是旧、看承人处。

久离阻。应念一点芳心,闲愁知几许。

偷照菱花,清瘦自羞觑。

可堪梅子酸时,杨花飞絮,乱莺闹、催将春去。

吴淑姬,

吴淑姬

吴淑姬

  《唐宋诸贤绝妙词选》收录其词三首。这一首《小重山》写的是一个独守闺房的女子对远方情人的思念。这类抒发离愁别恨诗词,历代曾有多少词人墨客创作过,其中也不乏名篇佳作。例如温庭筠的《梦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这两首词,题材完全相同。然有温庭筠这样的妙语在前,后人再想起这前人的成就,就非易事。吴淑姬却能别出心裁,翻新花样,谋篇构思,绝无雷同。这两首词的区别主要两点。其一温词着重写此女子倚楼所见,立足点在楼上;吴词却从庭院写起,再登楼远望,立足点是移动的。

其二温词单写此女子等候远人不归的惆怅失望的情绪,表现出一种淡淡的哀怨;而吴词则将此女子青春将逝,与远人归来无望,两相对比,反映了一种深深的愁苦。从本词具体描写看,其笔墨也非泛泛。上片写暮暮之景,然却有新意她不写满地落红,而写枝上残花;不写风雨摧花,而写风拂槐影;不写杜鹃啼血,而写莺声犹娇。不仅显得清丽新鲜,而且都与此女子的特定身份和思想感情紧密联系,是从她独特的眼中看到独特的景物,带有浓厚的感情色彩。你看,她写茶蘼,“谢了茶蘼春事休”,说的是茶蘼花谢,春天可算彻底结束了。,这里也就蕴含着春事将休未休。“花片子”是词人自铸新词,既通俗,又贴切。“缀枝头”,给人的感觉,虽是残花,但仍有凄清之美。同样,写“莺虽老”,但“声尚带娇羞”,也是将老未老。这些不但是时序节物的准确刻画,也正是这位思妇青春将逝未逝,尚有美丽的面容,尚带娇羞的态的真实写照。“庭槐影碎被风揉”,槐影被风揉碎,春天被风吹走。这不禁使她想自己的青春呢?也将一起消逝,因此,在她看来,这风揉碎了槐影,也揉碎了她的芳心。

我们从这缭绕唇吻的音节中,从这欲吐还吞,委婉曲折的笔法中,体味到词人在这里寄托了一种青春将逝的深沉的感慨。

  下片“独自倚妆楼”,承上下。上片写此女子庭院所见之景,触景生情,情苦而不忍睹;既不忍睹,遂回妆楼既回妆楼,更思远人;既思远人,则倚楼 凝望。那么,她望到的又是什么呢?在前人词中,温庭筠写道:“过尽千帆皆不是”。柳永写道:“想佳人 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八声甘州》)。而在这首词中词人写道女主人公们都看到了舟,但皆不是所思远人的归舟,结果是从希望到失望。而吴淑姬笔下的这位思妇,望到的却不舟,而是“一川烟草浪,衬云浮”。连天烟草,衬着浮动的白云,犹如浪涛滚滚,铺天盖地而来,哪里有归舟可见,简直丝毫的希望都没有,其愁苦可想而知。用“一川烟草”来形容愁之大,愁之多,这在贺铸的《横塘路》词中已用过。但在烟草后着一“浪”字,实属吴淑姬独创《古今词统》眉批云。“一川烟草”是静景“一川烟草浪”则是动景。这里用来比喻愁思恰如连天草浪,滚滚袭来,极为生动贴切,也为下句“不如归去下帘钩”铺垫。放下帘钩,意欲隔断草浪,挡住愁潮,然而这愁思是隔不断,挡不住的,“不如”两字,写出了主人公明知不能而强为之的痛苦心态。“心儿小,难着许多愁”,自是警句。“愁”字最后点出,使通篇皆有精神,有画龙点睛之妙。李清照写愁的名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不正面写愁,从舟着眼,反衬愁之大;然而吴淑姬这里先把愁比作“一川烟草浪”,极言愁之大之多,再将它与“心儿小”作强烈对比,落到容约而下。两人写法不同,而各有千秋。所以南宋黄升评论说:“淑姬女流中黠慧者,有词五卷,佳处不减李易安。”这种评价是很客观的。

...查看更多

宋朝奇女子张玉娘最爱的人是谁?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三人合称为“宋代四大女词人”

  张玉娘是宋朝著名的才女,与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三人合称为“宋代四大女词人”,留下不少作品传世,诗词有一百多首,著有《兰雪集》两卷。

  张玉娘字若琼,自号一贞居士,出生在宋淳祐十年,去世于南宋景炎元年,年仅二十七岁便红颜早逝。张家是处州松阳的官宦世家,张玉娘的曾祖父曾中淳熙八年进士,祖父则为登仕郎,父亲又为提举官。

张家无子,仅有玉娘一个女儿,所以张家对她十分疼爱。也正是因为这样,张玉娘得以快活的长大,甚至饱读诗书,学的书本上的知识。张玉娘能成长为宋代四大女词人之一,除了她本身的天赋和聪慧之外,离不了家人对她的教育。

  张玉娘存世诗词大概一百多首,虽然以宋代女词人的身份流传后世,但是最被后人津津乐道的,却是她与沈佺的痴情爱恋。

张家旁边有一大户沈家,在同年同月同日产下了一位小男孩,取名沈佺。因为两家离得近,而且关系也不错,又是青梅竹马的长大,所以在张玉娘十五岁的时候,张家人与沈家人交换了两人的庚帖,为两人订婚。

  两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错,订婚之后感情愈深,情投意合,经常互赠诗物。张玉娘曾经亲手做了一个香囊,上面绣上自己写的《紫香囊》送给沈佺。

和衣睡倒人怀和衣睡倒人怀

两人情投意合,而且家人也比较亲近,这门亲事是十分合适的。但是后来沈家家道败落,而沈佺又无出仕之心,只想隐匿山林。尽管张玉娘并不在乎沈佺是否当官,又是否有钱有势。但是张家人只得张玉娘这么一个女儿,却是不愿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沈佺受苦的。玉娘的父亲那个时候已经有了悔亲之意,只是不好明说,便言:“欲为佳婿,必待乘龙”,实际上是变相的拒绝。

沈佺并不清楚其中根源,为了能和张玉娘在一起,于是便背起行囊,赴京考试。张玉娘《山之高》三章就是由此而成。

其一: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

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

其二:

采苦采苦,于山之南。

忡忡忧心,其何以堪。

其三:

汝心金石坚,我操冰霜洁。

拟结百岁盟,忽成一朝别。

  朝云暮雨心去来,千里相思共明月。

原以为沈佺只要高中,两位有情人应当能有一个美满的结局。然而不幸的事情却总是在发生的,赴京赶考的沈佺染上风寒,最后竟因此而夭折。张玉娘听闻这个消息,悲痛难忍,痛不欲生,赋《哭沈生》哀之。

中路娄长别,夜寒如隋雪。

顾将今日意,化作阳台云。

沈佺去世之后,张玉娘的父母不忍自己的女儿终日为此哀愁,于是便提出为她另择佳偶。张玉娘坚决不从,又思念沈佺过渡,最后竟伤心过渡而亡。去世的时候年仅二十八岁,玉娘去世后不久,她的丫头紫娥、霜娥也伤心而逝,玉娘养的鹦鹉也悲鸣去世。其父母感念她对沈佺的一片痴情,在征得沈家同意的情况下,将两人合葬。初次之外,还有紫娥、霜娥、鹦鹉陪葬,后人将墓地称之为鹦鹉冢或三清鹦鹉冢。

...查看更多

宋代四大女词人,除了李清照你还知道谁?

  美得令人心醉的宋词,悲天悯人是它的风骨,感伤凄凉是它的铅华,去聆听那些吟唱,在晨钟暮鼓中感悟宋词传世的精华。

  宋词是中国古代文学皇冠上光辉夺目的一颗明珠,它亦诗亦歌,也叫曲子词。女子伴曲而唱,填词、倚声,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独特的诗歌艺术。

  尤其是宋代四大女词人,更是给宋词增添了一份儿女风情的婉约之美。

  她是温婉至极却不失豪气的女子,经过风雨飘零,仍能对饮时光。纵然青丝湿了白发,烟雨湿了流年,她亦不哭不笑。半生烟雨,半生落花,在乱世的风雨里寻寻觅觅,她便是“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

宋代四大女词人,你只知道有李清照吗?宋代四大女词人,你只知道有李清照吗?

《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疏雨寒烟,似我愁多少?一缕苍凉——张玉娘。最后,她夹着一缕骄傲的伤感,被风揉碎了芳心。

李清照李清照

  《山之高》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采苦采苦,于山之南。忡忡忧心,其何以堪。汝心金石坚,我操冰霜洁。拟结百岁盟,忽成一朝别。朝云暮雨心去来,千里相思共明月。

  她的诗既有风花雪月,也有金戈铁马,正如她的性格,心性伤感,骨子里却透着冷峭。相思啊,相思,将她青灯耗尽,香消玉损,她便是吴淑姬。

13位宋代女词人,你只知道李清照吗?13位宋代女词人,你只知道李清照吗?

《长相思令》烟霏霏,雪霏霏。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醉眼开,睡眼开,疏影横斜安在哉?从教塞管催。

“初合双鬟学画眉,谓之心史书她谁?”她从未怕过世俗的眼光,怕的只是一片真心付东流。最终,她为情而生,也为情而死。她,是朱淑真。

《蝶恋花·送春》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查看更多